论坛着眼全球生物医药前沿趋势,聚焦免疫治疗、整合医疗、精准医学、转化医学等新观点、新技术、新方法,有效推进生物制药产学研的快速融合。同时,论坛搭建政府、特邀嘉宾以及有意向合作企业深度互动交流平台,打造产学研投一体化发展新模式。

在本次论坛上,新西兰食品科技院院士孙东晓表示,现在的医养保健要基于医学的个性化,要考虑的不光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医院保护,同时还要考虑到公共的预防和个人智能性。

孙东晓.jpg

以下为新西兰食品科技院院士 孙东晓在“全球生物医药创新论坛”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首先很感谢会议的主办方的邀请,我们先看一下环境的变化,生活的变化,我只是告诉大家,所有的东西都在变,生活方式、供应链、生物资源等都在变,所以我们很多东西理念和研发,包括我们在评估安全性、营养的角度的评估都在变。


用于精准医疗和个性化保健的天然疗养性物质的开发

除了极端的疾病,致命性的一般来讲,疗和养是一起进行。我一直在外国皇家研究院工作,我们发现这些疗养性活性物质,可以用到喷雾药剂,可以治疗哮喘,还可以放到饮料里面做成功能性保健食品,所以说研发的原创和很多东西相同,当然在应用的时候所面对的壁垒是不一样的,我们说的壁垒跟法规方面的,包括面对的人群不一样,我也做过特医食品,我们要面对的和解决方法的问题是不一样。
而且我们必须要知道,现在的医养保健要基于医学的个性化,要考虑的不光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医院保护,同时还要考虑到公共的预防和个人智能性。同样一个活性物质我们就转化为喷雾治疗哮喘,同时在别的国家的疗养性物质通过不同的配方做的保健食品,甚至是口服液、粉状的,这些告诉大家别忘了我们的资源,我们所说的活性物质包括很多,今天外面几个展览的地方,所有归到底,要接触的活性物质很多,我们的来源无外乎就是这些微生物、植物、动物,有一些可能是很寻常的、很冷门的,甚至有一些花花草草,甚至是说以前觉得它有用,但是一直不知道它还有别的一些局限,或者它有新的突破,所有这些告诉大家,关键的就是设计。这个产品要在市场里站稳,而设计这个产品在市场站稳,是多维的,我做出这个东西不愁哪个国家或者哪个药物公司来问我,跟我合作做成药物式的,也可能是某个饮料公司跟我合作做成是食品型的,关键我们知道的是我们的这些活性物质,它天然时候存在的方式是什么?是复合式的还是单体的,还有就是真正人体吃进去以后无论是药物形式,还是我们说以一些口服液或者是粉状,甚至食品进入人体之后代谢后的状态,真正起作用是哪一个结构。
我们做了很多临床的产品,从蔬菜提取的活性物质,从水果里面,对于抗应急的作用,在两种放在一起的时候,它的作用又不一样了。还有就是从新的或传统的品种提取疗养性物质,越简单越寻常的东西,可能有的东西没有发现,我们可以发现它很多的好东西,就是怎么样的搭配,怎么样的提取方法,怎么样让它更大的获得,我可以跟大家说一下很多活性物质是提取出来的,那么现在也有很多人在用酸、碱、酶的方法,酶解比较保险,知道这个酶的作用机制,所有的产物都知道,所以比较安全,现在就出现来很多人酶解的方法,还有就是一些很苦的味道,或者是出来一些特殊的气味,我不多说,今天不可能多讲。
还有一些人就用发酵,甚至益生菌的方法进行转化,这个方法非常好,但是有一个前提,这也是为什么在2013年咨询会议的时候,发酵没有同意继续下去,就是因为发酵可以用到一般的食品,但是在治病疗养性质的时候,就要完全知道它不同的动态是走向哪里,不可能产生一些不知的东西。


生物评估

我去年在深圳安全风险会议也讲过类似的,检测不要只检测你想看到的东西,有一些指标可能不是常规指标,但实际上如果用到药,跟人有关、健康有关的时候,有一些指标可能就要额外考虑,不是光是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更不要说你想带进一些活性,一种药理性,同时带入更大的风险。

选择动物模型。我是长期设计临床实验吃什么东西的那个人,我非常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子。因为要考虑的东西是很不一样,局限性、动物模型跟人体还是不同,还有一点在选择动物模型的时候,今天有一个老总讲到,记忆力脑健康是一个重点,我可以告诉你十几年前我已经开始做,我们有几个跟脑健康有关,就是你的情绪,还有调节,我在2014年的时候发现中国很多做记忆力的人都用大小鼠,它是可以反映一些行为学,但是行为跟脑健康还是不一样的,信号的传递是不一样的,那是不是有一些脑健康的东西,是不是猴子就比较好,相反可能猪可能会好一点,这一点我跟华大基因的丹麦的院士有很大的共识,我只是举了一个例子,在发现肽的时候,检测方法是错的。检测方法错,蓝色它的抑制性相差多远,所以准确,你在检测的时候要考虑人群。还要考虑信号传递,信号传递不是吃进去什么味道反射这么短的距离信号传递。

靶点。我们知道RNAS跟它信息转达带来的是非常重要。无论在调节身体,还是真菌、霉菌、毒素,这些起到的是什么作用。它具体的调节,包括营养素,就是说营养的大分子、小分子,包括说吃进去的活性抗氧化性,它就是非编码RNAS,可以准确的去调节控制疾病。


生物技术输送

现在大家在输送技术方面发表了很多文章,大家都知道什么烟是苦味,保护活性、调解溶解度、剂量,但是别忘了一点,人体对不同摄入物,不管是食物还是药品,它的反应信号,我们用了输送系统的话,在对某些疾病或某些症状治疗调节的时候可能会影响代谢信号或信号传递的保真度。
一些做过传递抗氧化物,包括有粉状的,结构的东西,结构可能里边是微结构,外面加一个微结构,纳米结构是能够直接吸收,但是人不可以直接吃纳米结构的,这很危险,所以这个时候你必须要有一个微结构保护它,大概是250微米到300微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