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硬科技代表的机器人行业,将利用数字经济中的技术红利加速机器人的落地。人工智能、5G通讯、计算的模式等都对机器人领域有着潜在而巨大的贡献。本次论坛从“5G与AI和机器人促进垂直产业数位化启动新服务新应用市场”主题进行展开,着力于对应用市场的新发展、新服务、新动向提出建设性意见。

    本次CEO圆桌论坛环节对话的嘉宾,分别是:

    赵博韬  北京康力优蓝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CMO/VP

    王  兵  猎戶星空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

    谭  欢  优必选科技联席CTO兼深圳研究院院长、北美研发中心负责人

    罗瑞发  深圳市金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邱  文  深圳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徐晓晖  达闼科技有限公司供应链副总裁

 e44a71aa-466f-4273-a7d5-b4e6b41862ac.jpg


    主持人:刚才每位嘉宾都把各个公司的特色、应用领域说得非常清楚,生态园区非常重要,我们的产业非常幸福,有这么好的生态园区建构,真的非常好,各位概括的范围非常广。

    今天的听众非常踊跃,我想首先邀请三位在两分钟之内进行提问,让嘉宾进行回复,之后会再邀请三位,尽量利用短时间内,让大家有机会表达您的看法,并请教问题。

    

    Q1:我是来自引力深圳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的,我们公司属于一个初创型的企业,我们的创业者主要都是一些80后,涉及到青年人。

    我的第一个问题想问赵总、王总、徐总,我发现你们三家公司的产品,大部分的功能和性能是比较相似的,您三位怎么看待服务型机器人有一部分同质化的问题?您三位怎么看待彼此之间竞争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想问几位前辈怎么看待青年人创业的问题?能给我们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因为最近周围的朋友都说,你们这代人把我们的机会都抢走了,我们创业比较难。想听一下你们几位的看法和建议。

    

    Q2:大家好,我之前在中国移动研究院,现在在自己搞点事情。我想问一下徐总和赵总,我们都知道,机器人的软件服务应该是随着硬件一起发展的。我们现在无论做云端机器人、边缘端机器人,硬件都是受限的。在未来的发展中,机器人服务肯定会越来越多,当前所布的这些硬件,未来如果达不到软件的要求,是否还需要再一次升级?升级的费用或技术必须要不断更新,这是不是要进行不断的优化?或者说现在能不能直接做到达顶点的硬件来承接未来的服务?

    

    Q3:我想问一下赵总,我看到他的PPT里讲到知识图谱,这个是怎样应用到机器人行业的?因为我自己以前有了解过,知识图谱是一种算法类的,在机器人应用里是怎样操作的?

    

    赵博韬:谢谢各位朋友们对康力优蓝的关注。因为今天来的都是服务机器人领域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大咖和专家,我也不好说太多。

    就按顺序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因为猎戶星空和达闼都是行业内知名的服务机器人领域不同方向的领导者,做的都非常优秀。当然,我们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在做服务机器人。康力优蓝做的是仿人型的机器人和机器人社会化进程的推导者,我们现在在做仿人型,也在做仿人性,这是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大家看到了我们机器人的外观,是卡通式、呆萌式比较亲近的。我们觉得有一个恐怖谷理论,如果太像机器人,你晚上凌晨去洗手间,它跟你打个招呼,你可能睡意全无了。现在的展会、餐饮、展馆、展厅的各个领域,都是为了人的结构化去设计的,跟人的身高也好,外形也好,行为方式也好,这样的载体和机器人,是最适合于跟人共同协作、共同生活、共生共融的,所以我们也倡导机器人的人性化。

    第二点,我们的机器人核心是运用模块化技术,头、手臂、躯干是可以被分解的,最早也利用了区块链的理念,内部结构化是多个主控板和主控芯片去控制的,外观上很方便运输和安装,方便二次升级和开发,也方便维修。我们在人工智能实验室正在教青少年和学生们做可视化编程,可以做交互行为,甚至构建场景,我们正在做一个通用性模板,未来会像office一样,应用在不同的机器人上,可以让用户很容易自定义,就像大家现在玩微信一样,这是我们现在的理念。

    当然,我们也在商用机器人、家用机器人、教育机器人进行布局。未来最大的板块肯定是家用领域。

    

    王兵:其实我是这么看的,因为服务机器人这个行业还处于非常早期,大家从刚刚的演讲中也可以看到,每个公司的侧重点很不一样。如果你拿手机行业来比,到最后只会有三家公司,可能更少,因为它是非常标准化的产品,基本一个手机需要完成的功能已经完全被定义了。但服务机器人我们今天来看,它要做的事,它长什么样,它具体要什么哪些功能,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理解和定义。今天来讲,这个行业一定会有大量的企业存在,每个都会有自己的定位,会做自己不同的事情。我们其实也有大量的合作伙伴的,短期主要的方向是利用服务机器人的智能交互能力帮助线下企业提高服务品质,降低服务成本,以及改善数据化能力,帮助他们去收集数据,变成数字化的企业。

    当然,还有很多同行有不同的方向,有的偏重于教育,有的偏重于养老,有的偏重于人型机器人,我觉得这都是值得探索的方向。所以在机器人行业,我认为今天的合作是远远大于竞争的,我们也跟很多机器人企业合作,都是不同场景下的机器人服务公司,这是关于行业的问题。

    另外,讲一下年轻人创业。十几年前我就从美国回来创业,其实今天的创业环境比那个时候好很多。十几年前你在中国想创立一个芯片企业或者机器人企业,基本是不太可能拿到投资的,也许那时候你做互联网公司还有希望。那个时候我们整体对黑科技、底层技术的重视远远不如今天。今天你做一个非常注重技术,非常侧重于硬件能力的公司,其实大概率是能拿到投资的,如果你的技术足够好。也不存在所谓机会都被前辈们占领的问题,就像我说的,我们还处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时代的非常早期阶段,如果拿手机相比,我们今天可能是比大哥大还要原始的阶段。长远来讲,我们现在做的机器人也许就是大哥大甚至BB机的水平,这里面的场景非常多。我们今天做不出标准化的产品,不可能一个机器人在所有场景都能用,那就一定会出现大量的针对特定场景做的机器人,这里面有非常多的机会。

    你要想明白创业针对的问题是什么,千万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我们本质上每个人做的企业需要解决社会问题,推动世界的进步,所以你要想好创业的核心目标,是要解决哪一个现在人类社会出现的问题,怎么用技术手段解决它。如果把这件事想明白了,我认为创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罗瑞发:提到创业我就补充一点,我们大概十几年前创的业,都是70后的这波人。现在来看,今天创业的环境跟当年肯定是不一样的。以前说混信息差还可以,但现在越来越透明了,纯粹做信息差的做法,肯定是走不到点上的。以前的点式创业,现在要进化到链式创业。

    为什么这么说?一个是你要找好自己的定位,往往现在大家都已经有生态了。比如刚才邱总讲到华为的鲲鹏生态,你要在这里面找到自己的定位,在定位里你一定是补位的,而不是篡位的,如果篡位肯定是“鸡蛋碰石头”。第二个是要合谋,而不是谋反。在生态里如果可以这样找到自己的定位,通过找准好的定位去补位,比如垂直行业里,智能机器人有很多定制化的东西,你可以做深度定制,更熟悉你的行业客户,带来更好的垂直体验,这就是你的位置,我觉得创业可以从这个点出发,可能会更容易走向成功。

11645995.jpg

    徐晓晖:第一个问题是竞争的问题。首先,我觉得机器人本体的同质化是应该的,大家肯定要做成越来越同质化的机器人本体。它的个性化是在于应用、服务能力、平时的个性化。我认为,机器人这个行业刚刚开始,这个饼足够大。不要说我们互相竞争了,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共同把这个饼做大,而不是竞争,这是第一个问题。

    但对供应链提出了挑战,硬件版本不断升级,今年买的东西明年就过时了,确实这个事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到今天还没有想清楚。刚才几位嘉宾已经提到了,一个是模块化,有一些关键部位的模块化,我们也在琢磨这个方向。基于创业,我曾经跟几个真正业界的老大交流过,一个科技公司怎么才能持续成功?大家可以看一下,一个科技成功的创始人,一般都是偏执王,不会考虑任何后果、报酬,不会想着马上做融资,而且必须要有技术能力,这样的科技公司才能成功。这个说得有点偏,但我们看看全世界真正成功的科技公司,确实有一些偏执狂,谢谢。

    

    邱文:我们园区有千千万万的创业者,所以我也来谈谈我的想法。创业能不能成功,主要看两个方面:内因和外因。

    内因是第一步,从零到一的核心是内因,就是你自己适不适合创业,你具不具备创业的能力和条件。在这个阶段的时候,可能更多是需要对自己有一个深刻的思考。因为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甚至更近一步来说,企业家要有独到的特质,要认识到你具不具备这种特质,包括有没有一往无前的勇气,这个很重要,这是内因。

    外因,就是我刚刚讲的园区生态。你创业想成功,不是看前面有没有前辈,而是要看你是否有适合的土壤、适合的生态。我们现在说粤港澳大湾区很热,它为什么热?因为湾区不是说热就好,而是要看湾区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因为它具备很丰富的资源,你要找到这些资源很容易。所以你到粤港澳大湾区创业,肯定比到西北要强。深圳又是一个特别适合创业的地方,到了深圳又更近一步,如果下一步你到我们园区,那估计离成功就差不多了,谢谢。

    

    赵博韬:关于知识图谱的问题特别专业,我还是比较偏市场方向,一会儿可能需要请徐总和王总帮着一块回答这个问题。关于计算机学习,或者是机器学习,其实它是用知识图谱的技术构建某个领域的关键词和一些行业的信息关联性。比如在机场领域的,或者是在医疗领域的板块,包括你的身体结构特征,可能从生物学和人体结构领域可以连接一些关键词,让机器不断训练,让机器人越来越智能,可以分区块来做,并且知识之间还可以进行互补,因为每个领域里不同的知识有关联性,不懂的词语有关联性,这是大概我了解的关于机器学习的方向。

    

    王兵:我们内部在知识图谱上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建立了一个超过5000万本体的各种行业数据的知识图谱。从行业整体的技术发展水平来讲,我们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核心的问题在于人类的知识不仅仅是二进制的知识,人类的思考是多模态的思考方式,不是绝对说这个东西就是A或者B,所以今天的知识图谱,本质来说这个东西要么是A,要么是B,不会具备模糊判断能力,或者说多种信息组合的判断能力。

    我们说人工智能的智能,核心就是对时间和空间的理解。对空间的理解,大部分的动物都具备,但对时间的理解,其实是人类很特质的东西,我们可以产生很详细的记忆,这种记忆的本质并不是简单的数据化记忆,它是由大量不同类型信息组合的记忆,所以有可能你听到一首歌,会想到特殊的片段。知识图谱只是非常表层模拟这种记忆行为,但并没有接触到最底层的记忆方式。

    

    徐晓晖:我们提出了云端智能的架构,实际就想让机器人不断进行学习。我们的想法和初衷就是建立机器人持续学习的生态,并且我们针对机器人有一个应用开发包,欢迎大家不断去开发并互动。不管是从硬件、软件还是学习能力上,我们觉得现在连婴儿阶段都不算,但一定要建立可持续学习的生态环境,谢谢。

b887537d-6b11-4c79-8aa3-f9968ac9d9b7.jpg

    Q4:各位演讲嘉宾好,我们公司是做基础物联网模组的,现在想把它做成芯片,因为我们的产品已经应用到智慧酒店、智慧家居、智慧养老的项目里了,已经做了好几十家酒店了。但我在想,我们的项目中,智慧酒店现在有智慧前台,没什么问题。但是智慧养老的项目里,有没有什么可以跟我们进行对接的?我们做的物联网模组做的是窄带,你们做的都是宽带和AI方面。在酒店和智能家居里,我们主要是在室内场景进行应用,如果可以融合,那就是未来真正的万物互联了,想问一下有没有好的对接方法。

    第二个问题,想问一下邱总,互联网模组出来后,应用市场不错,但我们现在想做成芯片,目前正在融资,想问一下邱总有没有什么建议。

    

    Q5:大家好,我是中山大学创业学院工商管理系的,我想问一下各位大拿,像我们学商科的,没有这种技术背景,如果想要切入人工智能行业的话,有没有一些建议可以给到我们?

    

    Q6:大家好,我是一名独立的融资顾问,非常感谢下午有机会能够听各位大咖来分享在服务机器人领域的认识。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赵总、王总、徐总。实际机器人在工业方面的应用比较早就开始了,并且目前也有一定的成熟度。而服务机器人就像徐总说的,可能刚刚开始,大家需要一起合谋怎么把饼做大。我就想请教一下三位,你们对于服务机器人在将来获取市场需求方面,有哪些关键的要素?从产品也好,或者从成本控制、产品定位等方面,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第二个问题,想请教一下罗总。刚刚您提到ETC往V2X的发展方向,其中有介绍到目前已经实现的一些应用,比如预警应用。现在有辅助性驾驶和自动驾驶的车辆上已经装了一些传感器,这些功能是已经实现的,现在ETC也能实现这样的功能,实际是“锦上添花”,并不算是“雪中送炭”,所以我想请教罗总,对于ETC这种安装在车辆上的东西,能解决客户哪些痛点需求?

c578505b-84be-4e97-8339-32fb5bb2a319.jpg

    Q7:大家好,我是深圳中学的一名中学生,我想问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现在网上有句话,什么时候厂家、公司不在5G手机背面印5G符号,就说明5G成熟了。不管是5G、人工智能还是机器人,刚才我也有查现在机器人的价格。刚才各位专家有提到,要把这个应用到生活、城市,应用到城市生态系统、办公、超市里。我们在想这种高科技的价格和普遍性问题,如何能让普遍性加快?

    现在我们一提这个东西,就觉得是非常高科技的,是凡人接触不到的东西,只能了解一下,现在把它应用到城市、学校、教育领域,总不可能全部都让政府出钱。我认为,这个最终还是像4G一样,需要老百姓掏钱购买服务,改变我们的生活,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如何让一系列高科技技术普及的情况下,贵公司会不会有各种措施让我们凡人都能碰到,可以尝试并用到这个技术?

    

    主持人:你真的是中学生吗?太厉害了。

    

    赵博韬:我先回答那位没毕业的同学的问题。人工智能公司也好,机器人公司也好,它都是一个公司、一个企业,企业里各岗位职能都需要,包括营销、销售、偏市场、偏应用、偏研发、偏财务、偏行政等等的都有,所以需要大量的人才。

    我相信各位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企业的老总肯定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人工智能时代专业性的人才比较难招。其实我们也面临这个问题,为什么大家都在抢占人工智能教育市场?一部分是为国家培养未来的人工智能教育人才,另一方面是为我们自己储蓄后备力量。从今年开始,各个大学已经开始有相关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专业了,已经开得很多了。

    大家知道,印度这个国家很神奇,硅谷有三分之一的高管都来自印度,但他们国家的发达程度跟中国肯定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但他们非常重视在计算机、人工智能方面的培养,印度在全国有6所国立理工学院,都是很贫穷、很贫困的地方,但他们的小学生都有电脑进行学习,他们很重视这方面,发展得很好,也希望通过需求侧的改革,可以建议学校尽快开展人工智能的课程培训。

    

    王兵:第一个问题,大家应该知道阿里的前台也是个亿万富翁,好像还是他们的合伙人。本质来讲,并不需要是理工科专业才能加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公司,如果你判断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工作,你可以加入这样的公司,因为每个公司需要不同的工种,需要销售、商务,以及各种辅助型的平台,所以如果你相信的话,一定有机会加入这样的公司。

    第二个问题,关于窄带通讯芯片的问题。窄带通讯对机器人非常重要,5G本身是低延时、大带宽的,我们对机器人组网的集群管理,在一个园区部署了很多机器人,需要距离相对不是很远,穿墙能力特别强的低带宽传输能力,需要把集群打通协调传输事情,我们现在也在跟很多协议共同做服务机器人主网,这个领域如果你做出很好的芯片,比如能做到穿墙能力,或者成本相对更低一些,那你可以建立非常好的竞争力。我们也做这方面的投资,如果你有这方面的PB,也可以发给我们。

    第三个问题,机器人的普及确实对成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传统意义上,比如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看上去很好,但成本确实太高了,放到每天的生活里,成本一定要特别特别低,所以我们也花了大量的精力降低机器人的成本,我们今天已经能做到非常低的成本了。如果你去看手机这个行业,90年代的时候大哥大需要几万块钱,那时候可以买一栋房。今天我们用小米或者红米,可能只需要999块钱,所以我觉得机器人行业一定会经历同样的变化,而且会更快。今天芯片的技术水平,包括整体的算法水平,就比大哥大那个年代强太多了。我们内部有一个计划,每年降30%的成本,我们会按照这个速度把机器人的成本不停进行下降。

    

    罗瑞发:我就两个问题谈一下自己的观点。第一个问题,商科能不能创业的事情。我反倒觉得,现在用技术创业是少数人玩的事情,并不适合大多数的创业者,因为现在技术太容易获得了,你能够在技术里找到的突破点并不多。反过来,现在你能做的事情是找需求、抓客户,从客观端、需求端反向找技术,所以可以以客户为中心作为创业的入手点。

    第二个问题,ETC究竟可以做什么?它的未来会如何?大家每天都走路,每天都坐车,大家可能没有关注到一个问题,以前是路归路、车归车,车虽然整天在路上跑,可是路上有个坑,把车给害了,两边还争吵不清,交警来处理,从来不会说这是路的问题,都会说这是车的问题。保险公司过来,也会说是车的哪个地方出了故障。总而言之,以前路归路、车归车,这是井水跟河水。

    今天走到了车路协同的阶段,是为了初心去的,是为了更安全、低效、低碳、节能。可是这是未来的共产主义,今天我们是过渡式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就是ETC。有一天大家发现,透过ETC这个小小的功能,可以让车和路开始一起玩。为什么今年国务院大力来推ETC这项技术服务?看似简单,但它其实是身份识别+安全支付的体系。支付宝能做吗?微信能做吗?绝对没问题。可是支付宝和微信做的无感支付能让车和路一起玩吗?不行的。从这个点上可以触发大家想一下ETC未来究竟能做什么,谢谢。

11434778.jpg

    Q8:大家好,我来自深圳市吸波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我想问一下徐总,刚刚您在演讲中讲到机器部件中有辐射的问题,你是怕辐射影响到机器人的哪方面?还是怕影响到机器人旁边的人会受到辐射的影响?您会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谢谢。

    

    Q9:其实我是来自于沃尔玛公司中国总部的,今天我是陪我的孩子一起过来的。听到这么多大咖演讲,我非常激动,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太美好了,一定要多锻炼身体,未来多享受这些好的生活。

    我的问题是,刚才听了这么多演讲,这样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会涉及到很多领域,但最终都要走向家庭。机器人能帮我们干很多事情,能帮孩子冲奶粉,能做饭、洗碗,但未来如何解决与人的情感的问题?因为机器只负责干活,不用说话,那如何维系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链接?

    

    徐晓晖:可能我刚才讲得快了一点,其实我的意思是,服务机器人会服务一个场景,比如在核电站工作,那对机器人本身的本体制造会提出挑战,需要有防辐射的能力,包括里面的电路结构,也需要有防辐射、抗高压的能力。不是说担心它不能适应这个环境,而是我们要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开发不同的机器人,包括在辐射环境、高电压环境下的情景。

    其实带情感的机器人,是机器人的最高阶段,谷歌的阿尔法狗可以做更多的算法,比如下围棋,但是要解决跟人类的情感交流,恐怕还有比较长的距离。刚刚讲的康养场景,实际也是同样的事情。养老场景的机器人,首先要跟它聊天,老人家很害怕寂寞,这也算是情感交流。


    邱文:我补充一个融资的问题,我想说,只要是好的项目,在我们那边融资都不是问题。本身入驻我们园区的投资基金都有超过3万亿的,所以资金这块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举一个小例子,对你可能会有一些启发。不仅仅是说要有资金的问题,如何使自己得到更好的认可?

    去年我们的房子特别紧张的时候,当时有一个科技公司专门找我们,说他们必须马上进来。我问他们为什么,他说因为他们马上要融资了。当时他们是在宝安一个比较偏远的工业区里,他说如果我们能马上进这个新园区再融资,估值肯定会提高很多。所以说融资的技巧、包装也很重要。

    我也第一次在这种场合见到中学生朋友,所以我也特别想回应几句,但我不是直接做智能产品机器人的,我很难回答到底如何进行加快,但我认为,这个社会要更快地进步,其实靠的是他们。我也举个例子,我们园区最年轻的一个董事长,今年20岁,是坎德拉机器人的董事长,他是少年大学生,从麻省理工提前毕业,三年前创业,现在是我们园区挺不错的一家机器人公司。实际我们在座的中学生,他可以成为你们这一路的偶像,其实更多靠的是他们。

    刚刚这位家长提的问题也非常好,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更多是一个哲学问题。机器人的情感从哪里来?如果想从技术层面来解决,因为机器人是人创造的,所以它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清单和认知,这是我们所有人都要去努力的。认知能说明一个人的认知层次、阶段的重要性,包括创新能力,不仅仅是光学习一个知识和技术就能具备创新能力,是因为人的认知能力提高了,你才具备更大的创新能力。后续随着我们的行业和社会发展,这些问题我觉得都可以迎刃而解,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