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周日下午15:30, [SUSAS学院]大师讲坛第二场邀请参与杨浦区滨江公共空间的设计师们,以“遇见:百年滨江相遇当代设计”为题,回溯5.5公里岸线中每一座焕发新生的建筑、每一处点亮空间的景观、每一条精心规划的路径背后的故事。

11944365.jpg@!pbig.jpeg

以下为刘宇扬在SUSAS学院大师讲坛第二场“遇见:百年滨江相遇当代设计”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谢谢老师们,谢谢主办方今天邀请,我看好像时间越晚人越多,有点紧张,本来章老师后面讲都紧张,他又讲得那么精彩,这几年的他的好项目井喷。

    今天我来讲的,我来代表我们西段的几位建筑师,我们是当时的契机,是以设计联盟的比例,联盟里面包含了同济大学张老师,另外一位同济大学的统老师。我就接着刚才章明老师介绍的宏观的规划,跟这么多精彩、有温度的技术。不光空间上属于他所处的5.5公里的中间这段,在维度上跟我们的思考、方式、切入点也是在这两个尺度之间,今天不讲学术,我就放两个学术的词。

    一个词是城市设计,城市设计当然我们都知道,这几年谈论蛮多的,因为中国走城市发展,从早年的快速扩张,或者说新城规模式的发展节奏已经有所改变,近几年我们开始看到更多城市更新,老区从内在,往新的空间业态发展。

    实际上城市设计,最早是100年前的荷兰开始有一位著名的荷兰的规划师、建筑师,贝尔拉格非常重要的艺术学院。他讲过一句话,什么是城市设计?他说城市设计就是在统一有变化,变化中有统一,这句话很好地总结了他的精髓,这几年才开始被业内真正去认识到,因为我们可以看到过往的城市设计,更多是强调一个总体的风格统一。建筑师各自要做一个很有个性化的东西,恰恰城市设计师希望把这两个极端拉起来,我们做的事情有别于刚才老章所说的,这个是章明的风格,再到东1-东3,也是我们联盟团队执行的这个段,每个点反映了不同的建筑师的风格,二是相互之间仍然有对话,仍然有协调。

    我们要服从于总体规划之下,我们和章明老师做的5.5公里大的规划,跟他的5年的前提的总的规划方案,还是能够有所呼应的,这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合作、顶层设计的方式开展的系列项目。

    第二个,今天题目叫景观基础设施,刚才张老师提到关键词,曾经的基础设施,管线也好、廊栈被重新定义,被景观赋予二次生命,从这个切入景观基础设施。

    它第一个含义就是Landscape as infrostructure,工程无外乎是结构等等,但是新的景观基础设施强调生态本身是工程学很重要的范畴。它同时也是景观建筑或者是风景园林学科跟土木工程学科、城市规划学科的三科组合,它能够一个层面上重新界定专业内在做的层面。

    第二个解读叫做基础设施作为景观。它强调的是渐进式的、经济上和环境上可持续的多用途基础设施系统。只在逆转城市扩散并重塑自然资源,这个层面上更接近我们现在所做的,我们的设计来秉持的理念,就是基础设施作为景观,重新冲沟基础设施的概念。

    这个图不用特别再介绍,刚才章老师都介绍了,我们可以从这样的层面上看到,开始的时候非常清楚的认识每一个段它的历史,它有它不同的工业层面,更重要是体现每个设计节点的多样性,某种意义上强调多样性,而不是标准化,我们希望是多元化,而不是单一化的设计,所以联盟的加入,当然是我们现在大家最近非常红的打卡地图,从整个沿线5.5公里,我们是在东边这一段,全场2.7公里,东1-东3是1.3公里,陆域面积11.8平方米。这个可以看到,我们的核心设计范围、深化设计范围就是11.8万平米,其中涵盖了三家事务所。3+7到3的N次方,不管是前期做干预规划的时候,一同参与这个项目,在它的意义上,把我们设置的能量作为扩大,当然我们三个主要设计师、主要负责人,同时还是非常的亲历亲为地去现场,在设计细节上做了把控。

    从事务所的角度上,通过这个项目获得了一个合伙人,所有在联盟里面的团队里面,都是从工人、老总都认识他的。

    前期我们的尚未规划,在这段时间里面,东1-东3最简单就是一个绿化范围,实际上它在这里面的建筑指标是没有特别多的,在一开始,大部分的房子都是根据尚未规划要被拆掉,我们从工业遗存、火化的角度,我们尽量保留构筑物,这就是我们的价值,所以一开始我们特别强调,到底要保留什么。第一个提问是What to keep。第二,要在非常感性和理念层面,就是保野性,这个是我们一开始团队来现场的时候,连路都没有,好像突然之间走到都市丛林的感觉,走道非常野的空间,所以我们第一个说要保住它的野性。

    第二个Keep it Raw,没煮熟的地方,我们希望这个空间不要太精致、城市化,包括章老师做示范段的时候,我们也在东岸的民生规划的总体贯通。我们强调,这里面找到属于他的,杨浦滨江的在地性能,以及本身的生态型,我们希望保住生鲜感觉。

    Keep it Natural,保自然,不能太人工化,不能被完全硬化,一定要非常多的自然层面。最后Keep it Slow,保慢活,应该是最后建成以后,结合张老师总体规划,5.5公里的阶段性完成任务,完成了这个任务最大的贡献,就是让我们生活慢下来,真正地体会到自然环境,通过自然、通过生态,可以更当反思我们在城市怎么做、怎么生活。

    我们从工业遗迹、保留建筑、保留的旷野自然以及码头水景作为出发点。这个前提下,这个是当时我们概念方案的阶段性的效果图,我们可以看到这里连续的水岸的廊道,景观上更有富地做植载的保留,我们把一些应装反过来重新做成绿化。整个前期策划上面,中间作为辅机厂和制皂厂,原来厂房的机理压缩,这种机理和尺度感,特别像在上海市区老社区、街道里面的机理,我们希望形成有生活气息,有开放空间可能的空间。

    在堆煤厂和煤气厂,可做的面积不多,但是场地感一开放的,所以我们希望以休闲教育的模式去策划它。我们从刚才的三段,进一步到城市四轴。这里有几个纵向的绿地,江边回过来要连到城市,杨树浦路往下过来,通过这四个绿地进入到我们整个沿江的地块,这个层面上,必须要能够连续江边的策划功能,让空间上有一种连接性。

    从四轴回到六厂的概念,六厂就是最前头章明老师提到主要的六个厂房,是场所的场,这里有市民的龙门港、事件场等。

    我们可以看到,历史记忆是我们试图去还原,或者阐述的最的层面。历史记忆一个是通过工业产房尽可能地留下痕迹,另外一方面其实是利用景观的手法,保留这些墙,原来的每个主机厂,我们希望用另外一种方法呈现。四个地块,中间会有一个过渡,过渡有景观的方式,接下来再阐述。

    还有一段,刚才张老师说了,局部的防汛墙的轴线上面我们做了调整,更多时候能够往后退,或者融入在景观的堆土上面,让地形产生变化。我们走到江边不知不觉从4米的高度走道了5米的高度,和防汛墙形成了栏杆扶手的安全高度,通过地形的变化,堆土的方式形成防汛墙新的改造模式。

    另外一个层面,通过植被、风貌,增加一些新的景观风貌,培育出野趣昂然的生态群落,这是属于比较集群的生态方式,所以会有所不同的侧重。

    这个是我们满足贯通最根本的要求,我们的三线贯通,骑行道、跑步道、漫步道,防汛墙和消防通道的整合。

    这都是我们过程的一些在做方案的时候细的数据,不展开来讲,我们可以看到,这段原来的防汛墙的标高是5米8,我们退了一段做到7米,有一定的22线的退线的做法,完成过渡。利用这样的间接方式来去形成我们的防汛墙的需求。

    同时保留建筑上面,红色是规划,原来就保留的,蓝色是我们把原来规划不了的,尽量作为用途或者作为景观的改造性的保留,我们可以有几个案例看。

    这个具体到我们这里有六段的时间,接下来我会一段一段地展开来,可能比较快的过一下,确实是一个每个老师分别负责。

    一定程度上,我们保留了相当多的原来的简易的构筑物,通过仅仅是外墙的一些材料的变化,一些构筑物的架构形成一种新的空间模式,我们可以看到这上面放的这些锈钢板。

    这些座椅更好地形成一种,可以在这里能够有栖息的地方。这个地方的扶手栏杆有所变化,这个是杨浦滨江作为管理方,他们所乐于见到的,他们希望5.5公里里面,不仅仅是单一风格,所有的元素到这一段,可以开始在主题上呼应工业遗迹的调性,但是具体的手法上,容许产生一些个性化的做法。

    这个是我们的国棉九厂。这块应该说是景观上面跟场地上面,最舒展、最开的一个方面,包括体验性,外部能够更好地选育这块。

    建成以后,接替式的景观。他们用景观的方式回忆围墙的新的友谊,从厂与厂之间,过渡到交织的方式形成园林的做法。透过不同颜色的影像花田,当然我们也有更警官的建筑设计师。

    这块是我们的水上桥亭。在桥厅上面,通过一些小的构筑物更好地引导人,到后面有运动主题的空间,这是原来的桥厅,跟新建或者改造后的桥厅对比,更大程度保留原来后面这些景观的状态。从桥厅往外看,仍然能看到杨浦对岸非常有工业感觉的。

    东2段,由我们的事务所景观合伙人郭博士合作的,走到这段,不应该是需要停留下来的空间,我们希望是比较穿越型的东1段,一个是大的事件,二是穿越型的空间,到这儿形成一个潜水、聚集、事件的主题,所以我们看到,第一这里挖了整个场域里面的生态水景,水是能够自然渗透的,也是雨水花园的概念。当有暴雨的时候,这里能够有一定的蓄水能力,旁边有一个辅机厂,东厂,原来的规划整个要拆掉。我们发现有一条规划道路,其实这个道路是原来辅机厂周边的场景,我们看到的时候,棚子刚刚被拿掉,原来原来里面是暗的,留着窗户,拿掉钢法发现有一些新的方法。

    在辅机厂的北面,照片反过来,这个路切掉一半的结构,我们设想能不能保留另外一半,把它更多当成一个景观构筑物处理,后来叫共生构架的结构以及生态水池,是陆域、水域的关系。这个是施工的过程,这是我们的防汛墙,通过一系列的堆土,原来这里一组房子也要拆掉,我们用拆掉的石头重新搭了竟敢的防汛墙,作为应急的花园。

    石块都是现场拆掉之后遗留下来的混凝土块,自然就把混凝土块留在现场。

    也是最新我们在整个结构里面,能够自然有这些爬滕的生长,第一步希望拆,第二步希望由于加固的原因,变成新的墙体的感觉。这个做了不下十数轮结构方案的探讨,各种结构的可能性,可能想保一面还是保两面,使整个两边用混土,用包裹的方式,后面形成一些过程的一级围墙。

    包括上面有一些比较大的开动,也是我们在现场决定能够让人更好地看到江景,形成一些新的。

    旁边绿地景观铺装的做法,有别于传统的做法,做一些石块,就是用的原来混凝土打碎保留的机理。

    最后我们选择的结构加固是两面用横向、竖向的框一样的,或者一网格一样的方式,来把两面墙进行一个保护。墙一原来的机理。

    这是我们把墙里墙外,不再是建筑空间跟景观空间的区分,就像今天的场合一样,不是传统意义的建筑空间,同时也有一种景观性,又回到我们的主题,它同时变成基础设施的做法,形成空间跟活动、跟事件发生的地方,所以这个在墙里墙外自然地形成景观。边上的这些花卉的选择,这里面试图把它做的,做的过程中,原来的植被可能被破坏掉,我们怎么样还原野生的现象,我们花跟草用了不下八不同的草种,不同的级别不同阶段,更接近大自然植被的生长方式。

    这是我们自己做的,最后从生态水池,特别放了一个座椅在这儿,能够对照我们的共生构架。共生构架也是我们做方案起的名字,因为它代表的是一是建筑跟景观共生,二是城市跟历史共生,一个层面很好地反映了整个项目大的目标,形成一种杨浦滨江共生。

    这个是制皂厂,转化意思,就变成了一种更有体验性、文创性的空间,就是肥皂为主题,形成一系列的未来的展成和展作活动,非常好的空间。这是由张斌老师带领整个学院团队做的设计。

    这是原来的皂梦图,非常棒,充满了绿化,非常丰富的植被。这是从原来的构筑形成新的呈现,原来的房子叫皂梦空间,把原来房子清理,这里当然是清理相对更干净一点,这个是会有具体的运营跟人的使用、展成等等。

    到最后这一段,煤气码头这块,有新的运动场地,我们这两天也看到了发朋友圈,周末非常多的人来这里进行运动、活动。

    最后宇春老师负责的边园,在最近的建筑报道里面,非常纯粹、非常有挑战性,这原来是在防控墙上面,防控墙上面做结构有挑战的,通过种种方式的努力克服了挑战,形成了新的、纯体验型的、纯粹、简约、有力量的结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