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作为2019鹏城八月欢乐游购暨礼享罗湖十大主题活动之一,一方面将回顾深圳商业40年发展历程,总结发展成绩和深圳商业的精神内核;另一方面将探索智慧零售、数字化经营对未来零售连锁行业的影响和改变。

13163260_副本.jpg

以下为圆桌对话在“2019深圳零售连锁行业发展大会”精彩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谢永明: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非常荣幸可以主持今天的对话,对话的主题是深圳商业40年发展的历程,刚刚开启了展望工作,今天我们可以和几位老总一起聊聊深圳的商业可以蓬勃发展的原因,我们讲行业变革当中的模式和企业的重大决策思考一定会给大家一些启发和见解,希望今天的对话可以为大家呈现深圳商业40年发展的历史缩影。

    首先我要问一下赵总,作为第一代深圳商业人,当时最早的深圳的商业人是什么样子,最早的几家是什么样子?当时他们的经营模式是什么?

       赵陆原:

      今天的大会我看到了很多的年轻人,很幸运在我有生之年还可以参与到深圳的开发建设当中,也有幸可以向各位建设深圳商业怎么从零开始的。

       我来深圳的时候当时卖电器的是比较少的,我当时来到深圳的时候只有工人和工厂,从工人路这里到市中心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再往西面的菜围以前是大池塘,都是猪在里面拱泥水,再往西就什么都没有了。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在国家开放特区的政策下,很多的人来到了深圳,也看到了深圳商业的发展。深圳真正像样的第一个市场应该是友谊市场,这个是第一家。它是82年开业的,应该说当时的国内是最现代化的,不管是装饰还是商品种类,这个是初期的情况。

       下来就是天虹等一系列进入,应该是92年小平同志第二次来深圳之后深圳的商业如雨后春笋发展了起来

       谢永明:

       感谢赵总,赵总把我们的思路带回了几十年前,40年我们深圳已经是商贸最发达的城市之一,这个里面有很多的企业和很多的企业家。下面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话题,深圳有这么多优秀的零售企业,一定有一些公共的原因和要素,所以还是请赵总给我们讲讲深圳商业的发展起步阶段,涌现了天虹和岁宝等企业,他们在深圳可以发展的关键要素是什么?

       赵陆原:

       我当时来深圳的时候,说到我当时的想法,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我们来深圳的时候,当时是改革开放的初期,说到我们过去的一些想法可能不合时宜,但是我们说现在应该开玩笑讲有些人听说我是81年来深圳的,就说我一定是万元大户还是什么,我说就凭这一点你是不了解80年代的深圳的。因为80年代来深圳的一个是原籍广东但是在北方工作的同志们,在北方工作多年回家没有机会,借这个机会回到广东。另外一个是跟我类似的,文化大革命整整10年,我当时快40岁,就是当时过来拼搏的,已经四十不惑要过来干一场的,成了就干一场,不成就算了。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当时就是这么简单,大家就是凭着一股闯劲过来的,如果说在我们这个时代最宝贵的就是这些还愿意为国家和为人民做出贡献的人。当时的环境非常的恶劣,无居无宿,非常的艰难,但是大家都没有考虑这些,都是要干一些事情,凭着这个拼搏的精神就来了深圳。

      现在深圳是国家的先行示范区,应该又是一次机遇,希望在座的同志们可以在新形势下,也是第二次机会,在这个条件下可以做出更大的成绩。

       谢永明:

       谢谢赵总,我们有请周总分享一下。

       周宗文:

       我是1988年来深圳的,当时我们来深圳的时候,那个时候整个的珠宝行业正在经历梦想成真创造奇迹的阶段,从城市的角度,我想无外乎这么几个条件:一个是国家大政策当时是改革开放,一个是营商环境。这个营商环境和内地的文化是不一样的,我们说小企业也是要运作的,小企业发展的时候政策很宽松,政府从来不管。到了企业大的时候政府才管,政府也不是来约束你,而是在你成长的过程当中,看看政府可以提供什么支持什么。所以深圳企业都是非常幸运的,也是非常幸福的。还有我们说到深圳的地理位置,整个的深圳位置机遇都是非常好的,深圳是有先行先试创新的文化的,这个是深圳骨子里面的东西。赵总讲讲将当时来深圳的人都是拼搏和寻梦追梦的人,我非常的同意。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条,深圳也是整个的人才聚集地,很多的人都是来深圳寻梦和闯深圳,珠宝行业来说确实这个行业也有产业的配套,这个给珠宝行业带来了很大的方便,很多的企业发展的时候是没有这个生态的,这个是深圳的优势。

       谢永明:

       感谢我们的周总,因为我们讲到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我们的营商环境和我们企业家的精神,其实一个企业的成功发展的背后是有诸多的因素的,下面我想听一下百丽的徐总讲讲自己的看法。

      徐先达:

      谢谢,刚才两位已经把该讲的讲完了,对于深圳来说我们的营商环境我们其实都已经讲过了,深圳最大的特点在于政府是一支无形的手,它在托着我们所有的创业者前行。我也是80年代来深圳的,当时我们来到深圳明显的感觉到这里是一方热土,但是为什么我们可以走出这么多的连锁的全国知名的零售企业?因为当时感觉深圳是没有约束的,而且当时深圳的零售的环境和情况实际上是没有什么约束的,正因为没有约束,就不像在内地的一些百货体系那么复杂,都给我们的零售管理带来了很多的约束。因为深圳非常的新,没有约束,政府也创造了很多的非常好的条件,我们很多的企业都是罗湖区走出来的。

      以上就是我的感受,谢谢大家。

      周宗文:

      我补充一点,我最近回到深圳我感觉深圳是全世界最好的城市,它有两点,我们说一个是美好生活,我们感觉到深圳的气候都是非常的舒服,还有一条是深圳可以寻梦,可以实现你工作和企业的理想,可以实现很多的奇迹。所以说深圳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深圳更多的是给了我们希望和未来,有了这几条我认为深圳是全世界最好的城市。

      并且还有两个条件一个是大湾区的中心,一个是国家先行示范区,因为未来我们零售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城市,所以深圳将来的发展将非常的强劲。我说深圳是创造了奇迹的城市,深圳是美好生活的乐园,深圳是奋斗者的天堂。

      徐艳林:

      我想说的都被大家讲完了。其实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对深圳是有一种情怀的,因为我当时刚刚来到深圳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学毕业不久,因为深圳是沿海地区,我们那个年代都觉得深圳是一个创业的梦想乐土,所以我非常的庆幸我生活的那个年代深圳改革开放给了我们来深圳的机会,当时我来到深圳的时候,第一次创业是失败的。之后我就回去了,1995年又来到深圳,那个时候真的是一种想创业的干劲,所以深圳这个地方非常的开放,也非常的自由。因为深圳的人都来自五湖四海,没有谁是本地的,所以没有约束,你可以非常自由的发挥。因此深圳也是一个创新的环境,就是你可以自由的创新,并且深圳也是靠近香港,它的信息交通等也是最快捷的,经济也是最发达的,深圳也是科技的前沿。基于这些因素,改革开放40周年深圳依然是全国最先进的,品牌也是一样的,深圳的品牌在全国来说也是在多也是最领先的,就是因为有一批有梦想的人来到了深圳,所以我们在深圳是非常的骄傲的,我们也非常地自豪成为深圳人。

      谢永明:

      从政府到企业到产业企业,包括大湾区和先行区,我相信未来有更多的机会等着大家,我们有更多的好的要素支持我们实现梦想。

      我们的第二个话题很多的企业家都比较感兴趣,深圳商业40年很多的企业经历了不同的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是突破的都是创新的,是没有经验借鉴的,但是这些企业是怎么前进的,有没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这个时候怎么做?我们请百果园的徐总讲讲意义深刻的变革深刻。

      徐艳林:

      其实百果园的发展历程我们真的是体会到了做零售的艰难和做连锁的艰难以及做水果的艰难,确实非常的艰难,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非常有幸可以看到大方向上我们应该是看准了的,没有大的失误。因为我们做零售和连锁的时候我们知道什么是最重要,因此我们开连锁店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构建产业链,水果我们是从整个的产业链做运营的,包括从技术的引进和栽培包括保鲜和冷链等。所以现在也是有了一定的基础,其实在我们整个的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就让我们始终可以有一点小的成功的核心就是明确了我们的战略定位,也明确了我们做好吃的产品的定位,我们明确了这个战略定位的时候,我们才会对我们整个的产业链进行战略的决策,这样的话我们企业才可以完成聚焦。而我们的战略定位也正是我们的核心,这个情况下我们也找对了我们的客群,我们是以家庭客群为主,明确了这样的客群之后,我们就明确了我们的选址和定位。我们就知道了我们的店应该开在什么地方,开了会不会失败,基于这些方面我们提出了无战略不经营。

       还有一个是在水果这个产品上我们建立标准,建立标准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板块,之后就是安全管理的突破和信息化的重视,因此我们说我们的零售从发展的渠道品牌加上水果的品类,这几个品类的打造我们是相互赋能,包括我们的三个支柱,都是在看似传统的水果行业实际上我们必须拥抱个性化,所以才会有百果园的今天。

       今天新零售来临的时候线上线下一体化,我们是快速地拥抱,并且找到我们线上的定位,结合我们零售店的优势和我们产品的优势明确我们线上的发展。所以整个的发展当中,大的思路上我们是没有偏离的,在过程当中如果需要决策的时候,我们就是回到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价值观。当我们回到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价值观的时候,我们做决策的时候就非常的容易。就必须容易形成统一的决策,因为文化和价值观是大家共识的东西,所以在达成共识的时候,就会回到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根本,就会回到我们的价值观。

       谢永明:

       谢谢我们的徐总,我们犹豫的时候就看一看我们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们也请百丽的徐总讲讲百丽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都有什么不同的变化。

       徐先达:

       实际说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过去的十多年是我们国家粗放型也可以说野蛮生长的年代,那个时候我们就是多开店,开好店。所以我们那个时候的角色就是把我们的产品放到人流大的地方,那个时候也就是把我们的利润中心和决策中心放在一线。到了今天不是粗放型了,就必须要专注和了解细分领域的市场,今天就应该更多的客户和贴近客户,专心打磨自己的产品,所以今天需要大家更加的博学和更加的精准并且更加的高效。

       谢永明:

       感谢徐总,刚才徐总讲到了企业的精神和文化,百果园实际上我们最大的价值是我们百果园的文化和百果园的精神,所以我们想问一下徐总到底我们百果园的精神和文化是什么,精神和文化对于我们的发展有什么样积极的作用?

       徐艳林:

       说到百果园的文化,我们一开始创办的时候就有了,现在的文化是以前的迭代,我们的文化是五大文化,我们的五大文化一直指引我们的前行,不断我们任何的合作包括和任何客户打交道,我们一直是利他的思维,这个文化是我们努力践行的方向。

       我们的企业精神就在我们的五大文化前面加了一个动词,并且我们还有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这个价值观也是我们遇到事情要进行决策的时候就会回到我们的价值观上,我们就知道谁先谁后,对外应该怎么样,对内应该怎么样。实际上文化的好处是什么?我觉得文化的核心好处就是统一思想,统一认识,这样才可以统一决策,才可以统一行动。所以我们企业最终的成果和行动一切都源于我们的行动,我们的行动就在于我们的思想,思想是无形的,行动是有形的。企业做的一切都是有形的,这些东西都是思想决定的。所有人可以看到的都是我们的思想延伸出来的,我们的文化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可以统一思想让所有团队的诚愿再无形的思想沉淀上形成共识,当我们形成了共识之后,我们的行为就可以得到统一。

       因此文化的根本我觉得就是改变团队成员的心性,心性得到提升的时候,每一天都有一个正确的念头,决策正确了,行为也就正确了。所以要想获得成果要达成共同的使命愿景,核心就是要回到我们的根本也就是我们要统一思想。

       谢永明:

       基础的文化可以决定一切。

       徐艳林:

       我们说我们以前发生了一次火灾,但是就是因为文化,我们的凝聚力非常的强,大家都是众志成城,那个时候大家都是露天配货,当时还在下雨,这样就在文化和企业精神的引领下,一切的困难我们都可以战胜。只不过我们的货不像以前那么齐全,但是我们的店都是正确运行的。所以一切都是源自内心,你的内心强大了你的行为就一定可以做到。任何的困难都可以战胜,这个就是文化的力量。

       谢永明:

       谢谢徐总,周总你的资料里面写着一年365天每天都在工作,这个也是深圳的奋斗精神,那么周大生的奋斗文化有哪些?

       周宗文:

       365天每天都工作,其实有一些是半工作的状态。我们周大生的价值观第一个就是爱心,第二个是诚信,第三个是责任。说到爱美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追求,也是我们很多的宗教最核心的教育。所以我们最重要的文化就是爱心,这个也是我们周大生名字的由来,《周易》里面对于相关的思想也有表述,在宇宙和天地之间最宝贵的最大的收获就是创造生命,就是创造爱。

       第二个是诚信,诚信是商业里面的基石。第三个是责任,我们说诚信也是非常的重要。实际上我们还有一句话说:顾客是根本,员工是亲人。这个文化也是更加深入。在周大生的经营理念里面,我们也有一些企业文化,以此规范我们的行为。我们的使命就是为顾客传递爱心,还有一个让我们的员工得到好的发展,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互利共赢。

       至于说这个里面的企业家精神大家也看到了更多的精神,包括对于企业的高管,我们推崇一种价值的传递,我们讲企业家、高管应该脚踏实地,这几天实际上我自己也写了一首诗,我也是经常念,第一句话叫做:我们都是平常人,都是宇宙当中的一粒尘埃,第二句话是:我们都是因为国家和政府的支持才可以生,第三个是:我们长得很高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的根,最后是我们企业家的精神,也是我们管理层的精神。

       谢永明:

       前面几位都说到了企业精神,不管怎么说天虹也是在深圳到现在也已经30多年了,我们总结的企业精神和文化内核我觉得就四个字,企业精神是诚信,企业做法是质量。就这四个字,诚信、质量,这个质量不是就产品的质量,而且要把更好的服务呈现出来。一切的工作都为这四个字。

       谢永明:

       时间关系,我们还有最后一个话题,我们现在是中国正在面临产业的变革迭代,首先我们想问一下我们百丽的徐总怎么看未来的品牌的发展和智慧的零售?

        徐先达:

        现在的零售正在面临一个变革的时代,也正在面临一个困难的时代,大家都知道我们要改变我们的零售方式走出新的路,在这个环境其实是非常难。这个年代我们还要摸索,走到今天我们是两个维度考虑,一个是数字化,第二个是智能化。

       实际上数字化就是让我们的产品和我们的服务以及我们的客群更加精准有效,智能化就是为数字服务,之后为店铺服务,我们智能化的核心是为店铺服务的时候不是去设计人连数据这些,我们更多的是研究顾客的消费模式和顾客的消费心理,之后做数字化的匹配。

       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现在应该也是做了小型数据中心,这个数据我们做了比较深入的研究,目的也是为今后通过数字化的数据和数字化精准的配货,在智能的前提下来完成我们更多的精准的消费和精准的产品的调配。所以这个过程当中智能化的核心是减少我们以前盲目的一些库存还有配货。

       对于未来我们说今天的大时代对于零售行业来说一定要借助这样的一个工具,这样的时代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也是我们想做的就是线上线下一体化,在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时候,我们要走的路还长,因为中国的零售环境里面我们线上的客群和线下的客群实际上是断代的有差异的。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现在尽量是让线下的顾客享受线上的服务,这样的话顾客就有更多的机会理解和尝试我们的产品,线上的顾客感谢线下的服务这个路还非常的长。就像刚才我们说的我们希望趁着现在的新的机会我们再出发,谢谢。

       周宗文:

       我觉得数字化的发展浪潮当中智能化也是非常的重要,它推动的一个是消费人群中心数据还有整个用户的底层逻辑,以前我们说是三个化,一个是消费者的便利化,一个是个性化,珠宝就有很多的例子,还有一个就是信息化。周大生也是往这个方向正在布局,我们也是希望在未来可以有一个大的突破,我们提质增效,而且我们是打造生态建立平台。具体到我们的战略我们是要把消费模式等进行一系列的变革,而且还有产业的品牌的突破我们也是有一个巨大的变革。

       徐艳林:

       我觉得刚才徐总和周总都说得非常好,我们的思路差不多,我们觉得未来的世界顾客绝对都是想要什么来什么。这个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相信在这个大的方向大的思路的引领下,最终考验的是我们企业突破能够达到的能力,这个对于我们整个团队都是一个大的考验,并且这个考验首先是我们思想上的突破,以及我们在如何应用科技去打通我们整个产业链,包括从源头到终端,无论是数字还是智能,我们是全面的进行打通。而且我们说我们面临的挑战都是我们的方向,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合作,这样的话包括平台运营等等,可能不单是一个模式,一个品牌是多模式的结合,因为要满足不懂得消费者和不同的商圈场景。

       未来我们加以奋斗,我们一定体验到美好的未来。

       谢永明:

       谢谢徐总,上一周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让我们一起为我们深圳的经济和下一个四十年努力奋斗,感谢各位老总的精彩分享。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