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诺奖得主、中外院士及知名大健康产业专家智囊团为基础,通过举办项目路演的形式构建联合创新孵化平台,打造深圳产学研投一体化发展新模式,以国际科研成果转化为导向,建立诺奖、中美院士或者专业领军人物工作站,健全并优化深圳独特的医疗大健康产业链。

111.jpg

以下为2019第六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我们是世界医学十大突之一,主要应用肿瘤和产前生殖领域,是医学上面的掌上明珠,整体液体活检,整个全球的市场容量,在洛杉矶成立,现在有独立的医学检验所已经获得认证,在美国可以看到临床检验,团队重点介绍几位,就是的CEO毕业于同济大学,已经创立了2家公司,在美国加州是医生里面比较知名的,首席科学家是胡霜,这就是大概的团队情况。

       李满医生现在在美国IBI试管婴儿成功率最高在里面,重要说我们的技术特色,通过芯片、这三种的办法,我们把血液里面,罕见的肿瘤细胞,非常好的对接下游应用,我们成本是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因此对于开阔的前景,抱有开发的态度,整个技术我们和同行不单单做细胞,包括华大和美国的公司,整个来说我们的技术在可用的范围内来说,是最为广阔的。

       我们这个技术经过了两个方面的验证,一是用细胞投入进行检测,另外一方面300多亿患者的检测,整个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平均来说达到90%以上,但是其实这个并不重要,因为我们都知道捕获肿瘤细胞,仅仅达到99%,我们讲在上亿的细胞捕获一颗,即使我们达到99%,所以这里面我们要强调的纯度,目前据我所知,全球只有我们这一家可以做到100%,这是我们的最大亮点和特色,所以可以做非常精准的肿瘤细胞的测试,用途就是测试数据。不单单的测序低级别的染色,我们想做一件事情,就是液体活检没有标注,我们想到做一件事,把病理血的检验延伸到血液里面去,我们的平台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不单单肿瘤可以做胎儿,从母亲的血可以获得胎盘的细胞,得到的数据全球是做得最好,平均可以捕获10亿胎儿的细胞。根据美国和中国的不同的市场的形态,我们有不同的市场策略,在美国医外第三方的检验所,在国内是医疗器械,整个产业是以设备和耗材来实现盈利,整个设备已经开发完成,目前自动化非常高,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检测,我们从去年申请国家专利已经有3个,有3个还在路上,未来要扩大的专利保护。已经开发应用在临床针对肝癌、肺癌、乳腺癌的检测,胎儿可以做亲子鉴定。接下来我们要扩大实验合作,明年完成认证和国内一个三类医疗的认证。目前融资的规模大概在400万美金左右。


问答环节:

嘉宾:未来是否考虑一起做捆绑的应用,或者看你们战略的想法,还有一个就是,因为像细胞检测,美国用过其他设备,我想请问一下,你们做这种有什么重大的区别,或者有哪些提升?

路演:谢谢葛老师的问题和检验,你的问题目前已经退市,最重要的骨骼效率和敏感性和特异性,原理也是抗体办法,我们的技术原理和他异曲同工的,但是相当于单一抗体,我们是抗体组合,多抗体来捕获特征的肿瘤细胞,针对不同的肿瘤细胞,通过抗体捕获有一个瓶颈,纳米机构有特殊的特点,纳米是超出,是超亲水,通过这个特性把抗体培育特殊的纳米机构,从而提供的捕获效率,最后把微流控的结合进去,可以进行大小和重量筛分,从而更一步提供捕获效率和精准度,我们的捕获这个小效率是比较理想的。

嘉宾:你现在就是现在做的实验结果,一定会比别人会好,但不代表你在这个市场上真正使用应用当中,你确实出来你的结果,因为液体活检实际上有很多不确定性,竞争性也很大。

路演:我最少在细胞细做认证,我们做三百多亿的患者,这些患者我们全部把肿瘤细胞进行测试,在这个左下的数据就是我们的测试的结果,所有的测试捕获这个细胞和肿瘤的组织活检是90%,临床成功率90%以上,这个技术现在来说还是比较可靠的。如果只是单单是细胞,和临床还是有差别,现在已经做完的测试的对比,接下来包括影像形态各方面的对比,接下来我们的会继续做更多的工作。

路演:目前是美国的注册的公司,国内正在注册公司,在美国洛杉矶。

嘉宾:我们这么多个领域的活检,但是真正意义上活检产业化并不多,包括适合也好,其实还是以慢性诊断为主,现在筛查的技术,其实临床中特异性还达不到你这种最核心的技术,是细胞的主体技术,为了是应用筛查还是办事诊断?

路演:第一步办事诊断,第二步筛查,像肝癌的靶点是自己没有筛查,我们看到比较强的免疫的型号,其实我们都知道肿瘤一个早期,我们现在自己筛查到免疫,在靶点进行深入研究,这块是下一步研究的方向,但是筛查就像刘总您说的,挑战的难度肯定是大,所以前期来说还是把精力放在科研和慢性诊断这个领域上面。

嘉宾:能不能简单讲一下核心技术的先进性?

路演:我们整个细胞最大一个亮点是高效,也就是大部分原来了解的技术,得到这个还需要人工进行操作,但是我们这个因为通过这个芯片从头到走完之后,整个所有的肿瘤细胞固定在芯片上,我在显微镜AR识别,并不筛选,北京是人工操作,出来的是液向,捕完人工操作,人工操作没有意义的,我们可以完全实现自动化,同时保证数据均一性,今天检测和明天不会因人有差异,所以会更好地出现临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