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汇聚港澳台及国际知名生物医疗专家,从智慧医疗的主要应用场景出发,探讨智慧医疗如何综合运用新兴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纳米技术等,融合管理部门、医疗机构、服务机构、家庭的医疗资源及设施,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和管理效率,创新健康管理和服务模式。

在本次论坛中,台湾生物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李钟熙表示:从精准医疗走到智慧健康,可以让更多的人提升健康状况。

08fe632a-02df-455e-8092-0951c4982429.jpg以下为台湾生物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李钟熙在海峡两岸暨港澳智慧医疗协同创新论坛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今天很高兴可以来参加这个论坛,那我们刚刚有一位李教授他说现在很多东西都可以测量,非常兴奋,那在我们做精准医疗的,在过去这几年都谈了很多精准医疗,我们也觉得很兴奋,因为最近这几年其实真正有很多科技来帮我们对抗癌症,从左边的基因的检测方法,测序的方法,一体活检,这些检验跟右边的这些治疗方法,包括细胞疗法,免疫疗法,基因疗法,这都是五年前大家都很少真的可以用得上,现在基本上每一个都可以进入实用当中,再加上我们现在的大数据和AI的应用,所以整个对癌症的精准医疗进展很多,那我就用一个数据,这个数据来看看我们台湾在肺癌的进展,最左边是2009年五年的存活率大概是只有15,也就是6个人大概有1个人可以活超过5年,那经过这几年,我们从2009年开始做基因的检测,去挑选它怎么样来做治疗,到现在2016年来看,已经高到39,大概将近40,就是3个人有一个人就可以活超过5年,那这个是到2016年,到现在我相信应该是更高,这就是整个精准医疗的进展。可是我们怎么样从精准医疗再走到下一步呢,如果我们从疾病的过程,最早健康是讲究预防,再就是有任何疾病我们是想诊断,接着呢就是治疗,这个治疗怎么样做最好的治疗,接着是治疗之后怎么样去看有没有复发,有没有抗药性等等,那现在我们所有的技术跟方法科技大家都集中在、聚焦在圆圈的部分,就是治疗,怎么去做治疗,这是精准医疗到目前花最多的力气,看看各种不同的肺癌,各种不同的癌症在哪个位点,哪一个基因有了有突破,这个突变有什么样的药物,但是现在也在做更多的是做术后的追踪,也渐渐有一修在做早期诊断,那现在癌症如果你能够早期诊断,再加上精准医疗的话,基本上可以比以前进步非常多,接着呢更困难的是预防,预防是走向智慧健康非常重要的一条路,我们看一下从健康到生病的过程,横轴是时间,纵轴是我们所耗用的医疗资源跟疾病对健康的不可逆性,我们可以看得出来红色这条线在早期很长的时间都是很健康的,一直到某一个症状出现之后,有疾病,那你的花费就很多,很大,而且不可逆行就是越来越高,所以我们在各个不同阶段,在最早这个阶段是要做健康的促进,做风险的评估,调整我们健康的条件,接着是早期诊断,再来是真正做临床诊断和临床治疗,所以我们怎么样从治疗走到预防再走到健康促进,这就是我们今天主要的课题,其实黄帝的内经已经讲过了上医医未病,中医医欲病,下医医已病,这个是我们中国老祖宗的奖罚,也就是说你怎么样不要只是治疗,而是多花心力去预防跟早期诊断,但是早期诊断跟预防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最大的困难尤其是对产业化来讲你是不知道你的效果怎么样,没办法去测,当你有了一个疾病的时候,你治好了没治好,这个你知道,但是健康你做了这件事情,有没有比较健康,有的时候是非常不容易了解的,那这些就涉及到很多的科技跟一些新的研究,那最近有几个科技我觉得很重要,对我们今天的主题很重要,一个是液态活检,就是说我们不用去采肿瘤的例子,而是从抽血就可以测量到我们生理的现象,尤其是肿瘤、癌症来看,我们可以看到血液的里头有很多的肿瘤,有没有肿瘤细胞,或者是它的DNA等等的,那这个让我们可以做很频繁的检测,抽血是很简单的事情,那这个就使得我们要做预防或早期治疗的可能性很多,另外还有一个我们要怎样去追踪一个人的状态,其实DNA是一个比较静态的改变,从基因的角度来看,可是基因的表达是有时间性的,是会反映随着时间,跟随着人的生理状态,免疫状态都会不同的表达,那这个表达的状况就很重要,我们怎样连续去追踪个人的基因表达图谱,这个是一个过去比较少注意,那现在我觉得这是下一波一个很重要的指标,那现在包括说我们治疗以后的,或者是早期诊断预防,还有包括最新的这些,有两个重要的工具,我认为对于将来要做更精整的健康,而不是等到有了病,在还没有病的时候,比如说每年的健康检查,或者平常可以做的事情,这两个科技可以加在一起,一个是liquid  biopsy,我刚才讲的血液的异体活检,另外一个是机动性的dynamic expression  proling,你去追踪你的expression其实是会有不一样的,但是要做这俩件事情实际上也有很多的困难,比如说第一个不能只看一个两个径,你要看很多的径一起看,另外一个你要看他的exprssion,现在可能不够准确,没有办法定量,那怎么有一个比较定量的方法,同时又可以看很多的径,那通常我们的检体也不是很多,另外我们就是希望它速度比较快,比较简单,所以需要有一写工具,那这个工具也是我们其中一个公司在发展的,这个平台现在越来越可以得到大家的重视,他是可以超过上百个基因的突变,用放大的方式,它通常要做这么多的检验,又要能够定量,另外平常用都要两天三天的时间,这个只要两个小时就可以有结果,这个是一个很简便非常有效率的方法,另外介绍一下我用这个平台做了一些ricroRNA的应用,这些其实动是一些小的片断的,它很重要,经过过去这么多年的学习,它是一个新的类型的,不是很容易研究,但是有相当的重要性,目前为止我们知道大概有两千个跟人的疾病有关系,那其中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如果只看一个两个可能不是很准确,但是如果你看一群的话是相当的可靠性的,另外它在血液里头,你懂得怎么样去处理,它是相对的稳定,这个只是一个例子,我们用刚刚讲的,我们用刚刚讲的这个去看一百六十几个基因,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健康的人跟有癌症的病人是有非常显著的差别,因为我们要预防或者早期检验的话,看得出来有癌症没有用,因为你不知道癌症在哪里,所以这个就知道说从哪里去找癌症的来源,譬如说分析跟实际深的分类来讲,比如说像肝癌血癌我们就有一个很好的关联,所以这个可以用来做早期的诊断,早期的检验,平常每年的健康检查之外,也可以比较让你聚焦到哪一个地方是可能有癌症根源的部分,到目前为止我们讲的都是从精准医疗走向精准的健康,可是进一步看健康,更深入来看进的话,在2007年发表了一个到底健康也是一个统计的,到底健康有哪些因素,实际上遗传的因素只有30,个人的行为其实有40的影响,另外医生好不好,药物好不好是10,当然你病的时候就必须要靠这个健康招呼,可是在你健康的时候,健康照顾到目前为止相对的重要性是不高的,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怎么样去改变我们的行为,怎样去做更好的平常的预防跟健康照顾。除了从刚刚讲的医疗到早期的诊断,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怎样进一步来看看怎么能够让我们的健康得到所谓的智慧健康,就是说你能够主动去学习,主动去改变,而能够让你的健康可以改进的,不是只有坐在那边等的,这个当然是有牵扯到很多部分,像右上角的这个部分就是治疗的部分,右下角是诊断的部分,可是除了这个治疗和诊断是专门对付疾病之外,我们需要左边的,左边我们需要量很多健康的数据。那这个就是连到我们刚刚前面几位讲到的,我刚刚讲的感测这边好象另外一个名字,传感是不是。这些数据啊,这些检验跟测量其实不是只是告诉我们有没有问题,它是在收集很多数据,收集数据的同时就会产生很多知识来指引我们怎么走到比较正确的方向,所以有这些数据是很重要,比如说现在有一个产品apple出了一个我们可以贴在我们肩膀上,然后它有一个机器,随时你要去量血糖,不必嵌入式的测量,随时都可以量,有点贵,但是很有效,我很多朋友在用,我觉得他最大的功能是教学习,你知道一吃稀饭那个学堂就很快,吃什么东西,怎么样吃,你当时的状况是怎样的,那个不是只是告诉你有病,他是让你学习怎样去控制你的血糖,怎么样去改变你的健康,所以这些的背后,除了警告你,提醒你之外,其实最重要的是收集这些数据,而这些数据应该怎么样把它转化成健康促进的事情,当然这里很多,比如行动穿戴的系统,包括从穿衣服,包括手上的,鞋子上的,还有隐形眼睛,另外呼吸的,皮肤的,还可以心跳植入式的这种,另外就是居家的,这两个可能最大的部分是居家或者是在医院里头去做各种不同的测量,但是这些数据其实不只是当下告诉你要做什么,而是我需要再把它转化成一个人工的智慧,我这边就是有几个例子,第一个美国FDA核准的脑血管堵塞的中风的警示系统,它其实只是一个软体,你可以从你脑部的影像直接可以挂到这个软体上去,就从这个影象能够做一个很好的判断。第二个这也是头一个糖尿病的,从视网膜的影像可以去做视网膜病变的侦测,只是一个软体,当然这个也是头一个核准的警示器,这些其实都是一边在收集数据,一边在利用更大的数据来做这个AI的回馈,那我今天其实主要的都是大家知道的,因为今天是两岸跟港澳协同创新的会,我想说有一个东西我觉得很值得在这边提,就是台湾有全民健保的资料库,在上个月开始,有一部分已经开始在开放了,开放这个东西是花了很长的时间,大家花了很长的辩论慢慢才开放,台湾1995年到现在24年就开始做全民健保,全民健保之前我们的保险的覆盖率只有不到50,40几,全民健保之后覆盖率已经超过99,意思就是说几乎每一个人每一个病,只要你去看亿元,2300完人,99的涵盖率,超过两万个医院,或者是诊所,它的病例全部都是100%有记录,全部都是电子化,而且总数有超过70亿笔的资料,有很多都是标准化的。那这个资料最近开放,像这个就光是各种医疗影像的资料,从x光、超声波、CT核磁共振,总共有13亿笔,那其中呢,最近开放的就是所谓CT,就是电脑扫描跟核磁共振的资料从这两个月开始已经可以开始申请拿出来使用,所以如果有企业或者研究机构向要用,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就是说你有这个影像就可以去做很多的看法,那更重要的是说我们华人跟西方的人是不一样的,就从癌症的基因看出来,西方人的肺癌基因的突变大部分都是其他的类型,东方人跟西方人是不同的,所以我们自己医疗的数据,医疗的影象是非常有用的,对我们自己有最大的影响,所以我觉得有这个机会我们怎么样来合作,能够从精准医疗走到精准健康,精准健康走到智慧健康,把这些数据把更多的良策加在一起,我们就可以让更多的人能够去主动的去提升我们的健康,那这个就是我今天跟各位分享的,希望我们将来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合作,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