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诺奖得主、中外院士及知名大健康产业专家智囊团为基础,通过举办项目路演的形式构建联合创新孵化平台,打造深圳产学研投一体化发展新模式,以国际科研成果转化为导向,建立诺奖、中美院士或者专业领军人物工作站,健全并优化深圳独特的医疗大健康产业链。

1.jpg

以下为“2019第六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项目路演环节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各位老师好,我是森英生物CEO,这个技术是我们经过5年的研发,创新的一套宫颈癌I16免疫的技术,我现在介绍我的团队,这个团队是我的核心团队,研教授来自于美国著名的老师,张博士是来自于新西兰生物医学博士,我们下面的专家团队,是中国顶尖宫颈癌筛查的指导专家,乔友林中国癌症中心宫颈癌筛查方针决策重要的资深的专家和干事。

    我简要介绍一下宫颈癌的状况,在今年定下来一个目标,我们向着消灭宫颈癌这么一个目标去发展,但中国是什么状态?在中国20个妇女中有一个死于宫颈癌,覆盖率在宫颈癌筛查,和现有的传统的局限性和病例的缺陷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这几年我们用了大量的精力去研发这样的技术。这个技术解决了20年医生的三大难题,在医学所有医学滞后标准的是组织学,我们通过五年的研发,延伸到活体细胞,这就是我们研发出来一个效果图,和传统组织学的一个比较。

    我们有4个世界之一P16技术能够达到高精准度,还有上级的240的标本,在中科院北京他们做10个标准,  我的上级可以做240个标准,是全世界最高效率,而且需要10年以上的病例医生看片,我们一天看片400张,而且不需要病例医生看片,提供精准率,降低过度治疗和漏诊,对社会精准检疫和快速。大部分是使用这种技术筛查。我们产品特征技术研发,全世界唯一最高的特性和敏感性,仪器全自动的细胞和植皮是用温控和全世界一起来制作,全自动的免疫细胞系统,刚才也说240个标准还有控制,更重要我们不单做妇科,还可以做非妇科。澳门有我抗体非妇科结合的科研。大家科普一下在红色是组织学的活检,绿色是森盈数据这个和这个很接近,黄色和蓝色是传统的检测,所以这个敏感性,就是在下面传统的细胞学,宫颈癌筛查的流程。由于局限性引起,把这两个特点结合在一块,所以这是世界最高的,我们用于宫颈癌筛查,从而减少了过度治疗和漏诊,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双氧模式,在细胞学检测有异常的做的诊断。

    这是我们的在过去的5年和这些中国和国际顶尖的机构,做了科研和开展工作,特别介绍一下有中科院和肿瘤医院,我们做45000例的临床数据,已经发表两个国际顶尖的学会,一个是4月份的亚太地区大会和5月份今年AICP美国协会,他们把我们的两篇文章会刊,而且在大会的上发表,其中一个在这里面体现我们的精准度在那里。我们传统筛查细胞,而这些最高的指数只要在2000人,只要验到准确的,他们最高的是我的6倍,从而降低了过度治疗浪费和医生的资源和社会资源。这两篇文章,还有世界上有四个顶级的大会,今年12月份和明年的大会,我们同时投搞,大会也受理了、允许邀请我们去发言,这两章文章都在里面。我们用了5年的研发,用了上千种筛查实验,但是模式同时研发在2009年的时候,但是单氧一直出不出来,我们公司员工有80人,博士2个,硕士3个,我们有仪器还有公司的自主资金筹备研发,基本上达到1千亿美金。我们仪器研发车间是国家卫健委,因为我们的数据在他们的那里显示是比较惊讶的,这个是国家癌症中心上个月来到我们公司参观指导公司。

    今后的预测,我们就2019年、2020、2021年总的销售,毛利率85%,这个竞争市场,现有传统市场大概占市场份额有另外的10个亿,剩余的技术在116个亿,这是我们的发展计划。第三代的技术同时一体化机也在年底出,我们配合我们国家的医改,除了覆盖三甲医院,包括社区。我们支持国家的一带一路,我们邀请上个星期在广西举行的东南亚一路一带会议,同时为我们日常的产品继续研发打下基础,这是我们参与各项活动,从新疆包括西藏,我们都有巨大的活动。


问答环节:

葛院长:感谢主持人,刚刚看到这个设备已经做出来,而且显示也要好一些,2019年已经10月份,我们刚才看到销售额几乎要达到5千万?

路演:预计4千万。

葛院长:在中国,因为像这样的产品,应该是取得MPA批文,才可以销售,这个4千万销售额怎么可以实现?

路演:我们在医院经销渠道是直销和分销,还有第三方检测中心,还有国家两癌筛查的,而且是合法拿到证的销售的渠道。

葛院长:2017年就已经拿到。

路演:CE是欧洲和东南亚。

葛院长:还有一个问题,从技术上,因为刚才讲了很多的,你这个单人,做不到这个水平,技术上创新点在什么地方?

路演:其实在研发的时候,我们也知道是在研发,但是最终做市场的时候,可能因为这里头学术比较多,P16首先在组织学只是P16够了,为什么在细胞学要加一个双氧,因为会出现很多假阳性,但是就等于用一个比喻就行了,等于0.9乘以0.9%,最高退役性和敏感性,而我们的科研数据出来都在90%以上,因为推了好几年,基本上去了解同行业的顶级的病理老师,没有一个对罗氏双氧的,不像我们的解决,随便拿一个试剂,就用一个理论做检测,所以双氧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没有办法承接组织化的精标准,才能够做双氧。

葛老师:关于HPV宫颈癌的筛查,我个人的观点,当然我可能不是这个方面的专家,这个是比较成熟的,你在讲这个话题的过程中,这个话题的世界难题在什么地方,试图解决什么?

路演:今天5月份在河南开了总结大会,今年河南新乡18万筛查,其中6万有,阳性率900多,我们的阳性是他的6倍,您说的传统没有错,只不过所有的漏洞在行业内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个精准到什么地位,什么方法学不是漏到几位的问题,你在阶段性的没有错,怎么都认可这个方法学,往往在下一个阶段高深的时候,这个专家往往看到这些,为什么这个得到专家支持。大家知道做一个科研多少钱,我觉得我们自豪,我觉得他们也是很重视这个东西的。

葛教授:谢谢我们觉得是非常好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