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FINWISE纷智全球峰会澳门站盛大开幕,会议主题“分布式金融科技的未来之路”,集聚国际顶级大咖,共同解析分布式金融(DeFi)的发展趋势。FINWISE纷智峰会以推动行业健康发展为使命,致力打造全球金融科技行业会议的标杆品牌,纷智旨在汇集全球金融科技行业的优秀企业、行业专家、投资机构,共同交流探讨未来金融科技的发展及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前景,分享最前沿的科技进展。

1.jpeg

以下为"第六届FINWISE纷智全球峰会"上中文圆桌论坛"如何看待稳定币与央行数字货币的关系?"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嘉宾主持:

厦门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副主任、链合CEO 简一

嘉宾:

太一云董事长、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 邓迪

金色财经CEO、金色学院创始人 安鑫鑫

新加坡华商基金会CEO、公元链亚洲执行CEO、公元链中国商学院CEO 吴宏熙

北斗节点联盟创始合伙人、趣比特基金会社区顾问 武晓宏

亚洲区块链资本创始人、数脉链创始人、河南省区块链研究会常务理事 郭智军

ZB集团副总裁、加密资本创始人 Aurora Wong


    简一:首先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是链合的创始人简一,也是厦门大学区块链中心的副主任,我们主要做区块链培训和投资。太多的人在这个行业一直赚钱,但太少的人为这个行业输血,我们想做的就是输血。下面正式进入圆桌环节,先请几位大佬做一下自我介绍。

    

    吴宏熙:大家好,我叫吴宏熙,我本身也是公元链的亚洲执行总裁。

    

    邓迪:大家好,我是邓迪,我进入区块链圈比较早,相对来说经验丰富一点,非常愿意跟大家交流。

    

    安鑫鑫:大家好,我是金色财经CEO安鑫鑫,金色财经是全球华人最大的区块链媒体,谢谢。

    

    郭智军:大家好,我最早进入币圈是2006年,现在主要从事项目的孵化和推动,去年我们发了自己关于数据的底层公链条,今年我们和河南省政府和河南省大学联合成立了河南省区块链研究会,主要致力于区块链的发展和应用。

    

    Aurora Wong:大家好,我是Aurora,我是金融投资的背景出身,2016年创立了一支聚焦区块链的基金,现在主要的经历在ZB集团,它也和火币、OKEx同期进入区块链数字货币行业的头部加密数字货币金融集团,主要业务包括加密货币矿池、投资基金,以及中流砥柱的交易所赛道,谢谢。

    

    简一:接下来我们问一下第一个问题,如何看待央行发展的数字货币?

    

    Aurora Wong:其实以世界格局来看,美国通常是以商业思维出发做很多事情,中国的感觉通常是要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从数字货币的角度来看,从稳定币的角度来看,美国有GUSD,已经有这种合规监管下的锚美元数字货币的出现了。实际上在发行数字货币上,美国已经跑在前面了。我国一向比较低调,走中庸路线,咱们也没有闲着,央行很早就设立了数字货币的研究所,并且做了很多的工作,现在也有一些高调的宣布,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已经箭在弦上。我认为央行确实早有准备了,因为已经认识到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出现,事实上是几十年难以遇到的弯道超车,这是一个挑战美元霸权的机遇。

    就我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至少有三方面的好处。

    第一,可以提升央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这个不用多说,从数字货币整个透明结算以及可追溯性上看,确实可以帮助央行有效控制货币的发行和结算。

    第二,进一步巩固和提升我国在移动支付领域的优势地位。我认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并不会取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会更加增强移动支付领域的私密性、隐私性和安全性,进一步巩固我国世界性的领先地位。

    第三,可以更深层次加强人民币国际化的地位,更有效推动人民币在国际金融以及贸易结算中的应用。

    

    郭智军:我是个币圈的老韭菜,我聊点干货。2016年ICO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就在想,如果那时候伟大祖国能发行一个币可以对标人民币。当时习大大提出“一带一路”,要让人民币走出去,我们币圈也畅想了一下祖国的未来,如果伟大的祖国要发行一个币,所有的央行项目通过我们发行的币募集资金,我们拥抱监管,那时候我们曾经畅想过这种事情,但没想到九四来了一刀切。走过了这几年,政府对这个行业越来越清晰,开始监管、指导,我们也从水深火热之中慢慢一步一步走向了豁然开朗的区间。在九四一刀切以后,大量的区块链企业和投资者的蜂拥流向了日本,日本因为增加数字货币,让GDP增加了0.5%,这是什么概念?我们一直在呼吁,也一直在默默等待得到中国政府的认可。

    达沃斯论坛上,中国政府给了一个信号,说中国政府拥抱区块链,从2017年的达沃斯论坛后,才是我们这个行业转折的春天。但毕竟我们的政府这么大,转型没那么快。我们经常在想,如何保证我们不是被增发的?这也是大家有待考证的问题。包括后来很多机构都说自己发了很多币,请问区块链的共性是什么?公开、透明、信任,我们增发了35-40亿的币,这个公司是否在有被监管的情况下存入40亿美金?会不会成为整个行业的雷?这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

    中国央行今年要发行数字货币了,我觉得不远的将来,中国区和亚洲区的区块链行业有可能会成为主导,我们相信自己的主权货币会更靠谱一点,希望我们各位共同期待这个春天的到来,谢谢。

    

    安鑫鑫:我提一些不同的观点。首先,央行数字货币和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没什么关系,但是和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关系。它其实是货币数字化,或者叫M0货币数字化的过程,是一个发行机制。也就是说你在银行存钱,下一次取钱取的就不是人民币了,是数字货币。你的招商银行、支付宝、微信等等,都会植入钱包功能,你可以通过这些机制完成支付环节,实现了整个货币流通的数字化和货币本身的数字化,也确实会有留存到现在的真正的数字货币的各种特性,对央行的反洗钱、反欺诈、反假钱等问题来说就非常方便了,我认为数字货币本身就是这样的东西。

    关于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最大的点是,可以看到央行层面是认可数字货币这个东西的,但像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不会说成为某个国家的法定数字货币,因为它是完全开源的方式,按现在来看,也不会完全开源掉,依然需要拥有支付和结算的牌照,才能给你接口,才能做支付功能,它不会打破现有的金融体系。但对这个行业来说,通过比特币和整个区块链的发展,触动了对全球金融体系的理解,从而推动了这个事情,现在马上也已经要上线,这是国内央行的逻辑,也相当于他们看到了这个方向,那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有价值了,就有意义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可能会在未来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现在的币都已经包含了央行本身产品的特性,但应用场景以及推动的拓展方法需要看各个平台和项目的推进。央行看准了这个方向,我们现在做这个方向全球化的东西,未来的收益一定会非常巨大的。

    

    邓迪:第一,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首先,央行的数字货币在它刚刚提出的时候,视野内应该是只有现金和第三方支付的,因为那时候Libra还没有出来,大家对区块链的理解都还是处于早期阶段。我们注意到,央行很早之前就提出,央行的数字货币用不用区块链技术还是打问号的,这中间出过一些摇摆。包括我们最早跟央行进行交流的时候,试图说服央行说区块链的技术可以支持未来的数字货币。包括有一些银行业的联盟,他们就说不是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为什么会有这些技术不确定?因为这个跟最终要达成的生产关系是有关联的。

    如果说央行的数字货币是以央行作为主体,单一进行控制的体系,那用不用这个区块链?这个本身是不一定的。随着大家对区块链、共享经济体系、资金流理解的越来越深入,Libra在用节点机制做数字货币和稳定币设计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Libra不是单一技术解决方案,是生产关系的解决方案。未来的央行会怎么走?一是现阶段它所展现出来的一切,大家不要认为这就是对Libra的回应,只是对它过去一两年既定工作计划表的展现。因为现在央行各个部门都在不断做研究,不断向上面写报告,还没有把Libra的到来提上日程,所以现在所有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展现,都是过去一两年的既定计划。未来央行会不会把Libra包括对应的东西连接在一起?我觉得会有应对,但还是需要外部的技术测试。

    但央行的数字货币还是非常重要的,将来一旦真正做出来,所有金融机构的东西都要重新写一遍,就是我们现在理解的保险、票据,因为底层变了,所以上面的这些东西都要改变。

    央行数字货币和民间在做的事情有一个好处,Libra开启了讨论空间,至少大家可以谈论这个事情,说未来的数字货币会有跨主权的组成方式,国外已经开始做设计了。包括昨天,Libra已经宣布了底层资产,新加坡元都有,就是没有人民币,这肯定对我国是会有触动的。如果将来全球的支付系统都被Libra干了,但里面没有人民币,肯定对我们的国际化是有阻碍和影响的。中国其实有能力组建一个跟Libra对抗的方案,但这个防抗是央行直接站到前台,还是由它在后台支持,这个由谁来看?这里面存在群策群力的博弈过程,相信央行对数字货币的认识也是逐渐再往前推的,创新和监管的确认是螺旋式互相发展的过程,这里面大家都在成长,谢谢。

    

    吴宏熙:在支付方面实际上是很流行的。不仅在中国,我们甚至可以在新加坡,甚至在泰国或者其他的一些国家看到什么,因此中国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所以我们有这笔跨境付款和所有的东西,引进一个稳定的硬币,或稳定的数字货币,这就是我们的中央银行,也就是中国政府。实际上你可以在数字货币本身中心点看到很多的可信度。

简一: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跟我们现在做的事有没有关联?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与我们现有的稳定币、Libra,他们到底是补充关系还是竞争关系?或者哪个更重要一点?

    

    吴宏熙:我觉得它给工业带来了很多损害。如此稳定的点,超出平衡点确实控制了我们在市场上拥有的所有数字货币。很多国家,那些政府中的人,他们实际感到受到威胁,他们实际上必须介入。因为委托将失去他们的地位,实际也能够模拟本身提供贷款。有了这一点,联合国系统将始终作出贡献,这一点上,实际垄断了整个银行体系,这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非常重要的问题。它将推动中国的经济,这是作为回报,它不仅跟踪中国的资金,而且跟踪中国的总体国际情况。但如果我们忘了调整,这就是我真正的想法。相反,他们会用它来约束我们,就像一个来自中国数字的任务,将会解决,我们就像一个可爱的时刻,有没有任何支持我能有这样的一个建议,他们支持,我们可以看到追究政府实际上是有后盾的。

    

    邓迪:央行数字货币和我们说的稳定币其实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一个就是货币本身,央行发出的数字货币就是货币,不需要说还有一个资产做背书。但稳定币你可以看成是债权,背后底层资产跟Token之间是有一定映射关系的,靠过去的平台信用保证。现在一些合规的稳定币,靠的可能是金融牌照进行保证,这里面存在相当大的风险,所以这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第二,央行的数字货币代表的一定是国家的信用和国家的意志,它做这个事情,一定是为了满足国家的某些需要,支持它的也主要是国有的金融机构。而Libra和其他的稳定币,代表的是一种生产关系,这种生产关系是这个体系能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如果Libra没有Facebook在后面,没有其他很多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后面,它能不能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是有问题的。其实背后的生产关系才是它的核心。所以他们两者之间,本质上不是一个东西。未来央行的数字货币,甚至有可能成为民间稳定币、数字货币底层的支撑,解决它的信用背书的问题,这个是有可能的,但在目前阶段它是两个不同的市场。

    我认为在活力上来说,民间的稳定币会有它们一定的优势,但在真正底层的法律效率来说,央行的数字货币也会有非常大的优势,两者之间现在更多还是在共同探索市场关系的过程中,并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反而后者可以给前者提供新的视野和探索的机会,我觉得目前阶段仍然是这样的。

    在未来,央行的数字货币和Libra会不会有竞争?在国际上可能会有竞争,我认为这个情况将来会出现,但那时候可能已经进入了全球数字经济的时代,所有的数字资产、数字货币彼此之间一定会面临大家的共识过程,什么样是真正被全球认可的数字资产,什么是被全球认可的数字货币?这是未来的大方向。

    

    安鑫鑫:我觉得这是互助并竞争的关系,把央行的数字货币和现在的比特币、稳定币、Libra这几个币放到一块,首先的共同点,它们在推的都是数字货币,这个事情已经成为了共识。可以看到从政府层面、大企业层面以及我们这个行业层面,这已经是达成共识的,数字货币一定是未来。我们现在从整个货币时代,从以前的贝壳、黄金变成纸币,变成了现在的电子方式,数字货币一定是未来。如何实现这个路径?不同的平台、不同的方式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

    对货币本身来说,它的点一方面是信用背书,另一方面是支付场景。央行的信用背书是政府,可以直接推行全国使用,但也只能推到中国。稳定币是以企业为背书,使用场景是整个区块链行业。Libra的背书是把全球大机构拉到一块,做联合性的背书,他的应用场景是希望通过这些大的企业,以及像Facebook,有巨大用户量的基础,用这样的方式推行。还有别的现在发行的一些创业项目,你可以发现现在这几个层面几乎是没有交集的。如果央行的数字货币发了,这几个层面将会产生焦急,而且交集非常大。

    现在的数字货币,一是国家不允许收,二是不接受这个事情。但如果通过央行这种国家力度去推,首先是中国的所有人都接受了数字货币这个事情,那么你是选择接收央行的数字货币,还是接收有世界背书的数字货币,还是接收某个企业的数字货币?未来当这个概念已经植入到非常多的人心目中的时候,在每个用户层面都将是非常大的竞争市场。你会认可这个数字货币,并接受、认可、进行使用。如果要做全球支付,可能真的会使用Libra这个平台。

    

    郭智军:打个比喻来说,我们今天在美丽的澳门,假如说澳门发了个Token,这可能在澳门是一个共识,可以进行流通,这就是我们说的稳定币。如果说拉斯维加斯或整个行业发了一个币,是被整个行业认可的,类似于Libra的货币。但央行的货币,可能是法币或黄金,全球所认可的优质资产发了Token,那可能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我就是打个比方让大家理解一下,谢谢。

    

    Aurora Wong:刚刚邓总说,其实稳定币和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是两个不同的物种,这个我认同。这里面的逻辑关系比较复杂,不能像比较苹果、橘子、香蕉一样来比较,要看背后的背书。我们的稳定币一般都是私人部门的信用背书,央行发行的是国家主权信用背书,或者是政府部门,这个完全是不一样的。但私人部门发行的稳定币同时具备各类加密数字货币的属性,具备全球的流通性,所以在国际贸易金融结算方面,事实也有一定竞争关系。

    从长期角度来看,从国家主权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来看,比特币是有一定价值储备的货币,或者是有比较大的金融背书的稳定币来讲,在整个信用背书层面是完全不一样的量级,所以央行发行的数字法币或数字货币是具备不可替代性的。因为我们在各个行业的创新,一般都是私人部门先发起,大的国家机器在创新上可能稍微慢一点,因为好多东西不确定,还要权衡利益风险。我们的各种数字货币、加密Token、稳定币发行,事实上已经为国家主权来发行数字货币打下了一定基础。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探索发行数字货币的过程中,事实上也有很多金融行业的基础设施和技术问题需要解决,民间发行的稳定币,也是从某种程度提供一些参考价值。单纯从全球来看,主权货币在国际贸易流通的储值层面来讲,无论是中美还是其他贸易国家,在支持私有部门发行的数字货币和国家主权背书的数字货币之间,可能还是会优先支持国家主权发行的数字货币。

    

    简一:几位嘉宾基本都非常确定,数字货币是未来,但关于几种数字货币能否高度打通,未来这方面应该是高概率的。想问一下邓总,未来打通的概率到底有多高?

    

    邓迪:从国家未来的趋势来判断,首先央行的国家数字货币肯定是先用在国内的金融机构,对于用到境外的,我刚刚也说了,要考虑的问题有很多,因为中国并不是外汇自由流通的国家,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央行国家数字货币直接去到境外,是有很大的法理障碍的,不能说别的口切了这条口子就能通,肯定是想通的,但本身是有问题的。所以首先境内的国家数字货币是一块,境外是不是会发行别的东西打通境外的流通,当作外币来处理?

    就像我们有离岸人民币一样,这个应该未来讨论。合规交易所可能是其中的通路,通过合规交易所,将法定的数字货币和私人的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兑换,美国已经在做类似的事情了,但具体未来的过程时间要多久?我觉得这个要动态来看,一旦合规的数字货币成为主流,央行的数字货币就先发行出来再说,发行出来之后,我觉得怎么都好说。

    

    简一:我们有句话,世界总有裂缝,那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我们都相信一个共识,一定会有阳光照进来区块链行业的,只不过我们应该有一些作为,在座各位应该都有答案,我们这次先从女士开始回答。

    

    Aurora Wong: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我觉得我要说的简短一点。实体资产的数字化肯定是趋势,无论是私有部门还是公共部门,只要整体的资产数字化能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不是避实就虚,就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是可以建立一个价值枢纽的,当然这其中最好也有一些分工。

    我建议公共部门更多从金融基础设施,打造基础设施的层面入手,而我们的私有部门更多是探索行业里的应用。如果我们都从宏观角度出发,不注重微观,都从大的价值出发,不注重具体的应用,建了很多高速公路,但没有车去开,这可能就不能落地。

    

    郭智军:我个人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资产Token化,或者将来通过智能合约实现一些民间行为的合同也好,法律法务也好,这些的落地还是比较现实的,其实有很多大的机构,像腾讯、华为,都已经在做这些东西了。但是真正落到日间的老百姓或私有企业来说,他们要走这些路的话,我认为还有一个相对比较远的过程,就像20年前的互联网一样。但长期远景我们是看好的,就像中国的5G、区块链,相对来说已经走在了世界前沿。就像我们伟大的公司,如果华为公司的5G将来在全球都有基站,每一个基站就是一个节点,如果华为发币了,他们就有充足的分布式基站节点,我觉得这也需要大家共同努力,谢谢。

    

    安鑫鑫:关于区块链和实体的结合,我谈两个点。

    一方面,其实大家都在谈区块链的应用,谈的都是技术,但事实上我们看到,比特币发展到现在十年多,区块链真正努力的地方还是它的金融属性。在整个实体经济做证券化的路径中,其实很多实体企业和产品可以通过区块链的底层去实现它的金融化。前段时间大家都在聊一个事情,可能区块链会替代掉P2P的功能,因为P2P的出发点是非常好的,调动民间资金,实现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把供应链打通。这些出发点是好的,但被玩坏了。

    据我了解,现在我们接触到的企业已经开始做了,把实体资产打包成数字货币的Token形式,通过这个形式实现融资,你拿到的币不是用来投资的,不是为了让它发几倍的,可能是以理财为目的的资产。因为你拿的这个币是实体资产,这个资产可以增值,它增值你的币就增值,对你来说你只是理财功能,因为你终极目的是为了解决理财,对方拿到这笔钱就可以发展实体,通过Token已经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现在他们都在用各种方式尝试。

    结果很简单,通过区块链的逻辑,加上金融经济模型,在里面发挥了作用。首先钱融到了,二是产品卖的比以前多了,这就是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的作用。

    另一方面,还是稳定币,我觉得稳定币确实是非常大的机会和方向。最近也有很多人在聊行业稳定币,除了国家范围内法定的数字货币以外,全球性的货币流通也会是一个方向,它率先可能的方向就是同行业之间的流通。像Libra,其实把这几个拉起来,也是有一定代表性的。另外,现在有一帮人在推动各个行业,比如像能源方面的努力,调动全球的能源企业实现全球支付、结算、金融等问题。

    

    邓迪:其实我们在实体方面做了很多探索,首先我觉得最简单的问题就是登记和确权,我们现在在讲数字资产,其实数字资产现在的品类非常有限,大部分的数字资产讲的全都是技术和公链的概念。好不容易出来了一个稳定币,这背后总算是有实打实的美元存在了,未来更多品类的数字资产需要进入到整个行业中。其实大家可以用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未来有哪类资产是真正可以变成可Token化、可概率化、可交易、可配置的?

    现在来说,这类的资产太少了。为什么没有?就是因为它的确权做不到,真正被法律所认可的,被区块链技术真正锁定的资产,目前来说还是太有限了。如果这个问题能解决,那区块链对经济的帮助很快就可以做起来。

    第二方面是信用,我们做区块链应用的时候,其实并不一定是政府认可做确权的资产才能变成资产,如果整个区块链的生态体系中,大家所有的节点都共同认可这个资产,那它也是资产,因为有违约成本。如果你做了假,你可能会被整个生态体系开除,那你得到的惩罚和损失也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能不能用全球的节点形式来形成真正的被全球所认可的数字资产?我觉得这是目前实体应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确权才是当前最大的问题,包括数据也是同样的问题。

    

    吴宏熙:数字支付的创新是非常罕见的,从某种意义来说,支付宝微信付钱都是这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成功抹去实际的实物货币,对中国来说本身是可行的。

    

    简一:像央行这次发行的数字货币,一共有7家对接单位,像支付宝、腾讯、四大银行、银联,这都是流通的比较广的单位,这几位嘉宾也比较明确,这可能是未来为了赋能实体一开始的开端。非常感谢各位嘉宾,最后想说一句,你在或者不在,纷智都在这里等您;你来或者不来,未来都已经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