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大湾区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大会”再次汇聚全球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顶尖科学家、企业家、创新创业领袖和相关政府领导人,于11月深圳,向世界传递超前新思维,为产业激发空前新动能。

    在本次大会上,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IEEE2020年总主席Toshio Fukuda表示,未来我们人类可以通过自己的大脑控制AI的芯片以及综合性的CI。

k.jpg

    以下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IEEE2020年总主席Toshio Fukuda在2019大湾区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大会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我们有细胞和组织,包括人体器官以及群体形成社会,机器人也可以按照我们人类的这种组成方式从小到大慢慢的做这个尺度的延展。所以我们有纳米、微米级别的机器人,在讲到用纳米级别的话,我们可以是有机或者是无机的材料做机器人系统的研究。我们有细胞、有组织、有器官,通过这些来做更多无机到有机的创新。

    现在不得不说机器人的发展也已经进入了机器人4.0的阶段,现在生活当中已经可以看到非常多机器人的应用。它可能是在你的面前,也可能隐藏在某一个角落。包括无人车,它是自动驾驶的汽车。这个顾客的无人驾驶汽车其实应用了非常多的机器人的技术,而且在这个无人车自动驾驶的试验的过程当中还存在一些错误,所以试行的时候还有一些车祸,目前它的接受度还不高。未来的无人驾驶出现了交通事故,要看保险公司的接受程度。
    而且我们相信其实人工智能我们已经讲的非常多了,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我们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和问题,虽然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的道德、伦理方面的挑战都是非常现实的,但是人工智能应用还非常充分的。比如这个芯片上,我们有AI,AI就是这个芯片上的CPU,我们还有BI,BI就是我们的大脑。未来我们可以通过AI、BI、CI的融合,将我们人类的大脑和芯片进行连接。也就是说未来我们人类可以通过自己的大脑控制AI的芯片以及综合性的CI。这是我们未来的发展的方向,也是我们未来的模型。
    那就是AI、BI、CI。所以未来他们是一个非常大的融合,通过这个融合可以解决我们非常多的问题,我们从人工智能过去的发展过程当中学到了什么?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说我们自己领域的方式是什么,我们领域的模式是什么,有什么潜在的风险,以及人工智能的方向有什么样的局限。就好像20多年前我们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都是一些技术进行了改变。
    所以未来我们是如何应用这些知识或者是这些标志性的知识解决我们未来的问题,这个非常重要。AI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人类的大脑和AI进行更好的融合的话,我们就可以有一个跨区域以及跨界的学习。我们需要将这种跨学习以及过渡性的学习在这里实践,在这里什么是高度融合的技术?改变通过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以及IoE进行相互的融合,IoE又与万物互联。未来我们会有什么应用的场景和场合?其实无论是IoT还是IoE,过去10年都有非常多的突破。我们通过这种发展,现在人类社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人口的老龄化和全球变暖等。
    我们说到不同程度的机器人,之前我们会有以米为单位的,现在已经进化到以纳米为单位的机器人,他们可能是半机器人或者是仿生系统,我们可以看到刚才我们提的纳米、微米级别的机器系统。以纳米为单位的机器系统,这个是一个自我管理的生产系统今后的样子。这个机器人通过感知和信号的传播,他们可以共同的进行移动,他们之间会有一个20厘米的距离。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机器人应用在自动化的生产当中,比如现在我们只有一部分的人工智能的工厂,但是未来的环境下,可能20年后就可以实现。这个系统我们可以看到传动的部位,这个是一个生产系统,他们通过机器学习进行自动化的学习。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是非常清晰的有多个目标的时候,它可以做到提前的响应和预警。
    仓库里面使用这个机器人,这个是在生产的工厂当中我们当做产品做完了之后,可以把这个物品放到这个储存仓库,亚马逊现在已经购买了这个技术,这个是关于多运动形式的机器系统。
    以上就是机器学习的一些场景,也是我25年内研究的领域。但是今天的区别是什么?我们需要人类的智慧对这些技术进行更多的推动,让这些技术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是日本的一个动物园里面的大猩猩,就像动物园里面的动物一样,他们进行一些不同的动作。这个机器和大猩猩有同样的体积,这就是这里的机器系统,我们可以把这个机器让它尽可能的模拟动物的移动。模拟的机器人的精度可以做到1毫米。所以我们这里可以看到它的半机械体,这个半机械体是机械和生物体的结合。他们之间有什么可以应用的地方?比如可以用在生物医学的机器人,很多的会议上已经开始使用这种生物医学的机器人。
    机器人和人类对应的关系包括一些人工的器官以及大脑作为记忆的储存。它可以通过神经元的连接来实现,这些是我们可以实现的。当我们透过这个神经元和机器人联系起来的时候,就赋予了机器活力。我们说我们需要的技术首先个体层面上需要生物感知,这个是从机器人内部需要的技术。机器人的身上也需要技术,还有外部也需要和人之间的连接。内部外部结合起来就是我们仿生的机器人。
    我们希望建立一些道德标准,包括对于微纳米的机器人的控制还有机器人的自动化以及体外进行纳米级机器人的组装。我们可以看到纤维细胞核血细胞通过微米级的机器人进行控制,3年之后细胞还是生存的状态。磁控系统是我们进行实验的装置,我们可以用它来做一个结构的模拟。首先我们把它的组织的大小扩大,它在我们体内大概只有1厘米,但是我们把大小不断的扩大,找到一个中心的血管。比如说我之前提到生物的模拟,但是像一毫米的细胞我们怎么样定位到这个细胞所在的组织这个是一个重点。
    机器人还可以检测癌症,这个是对于人类组织的情况的检测,它可以检测到癌症的产生,这个就是生物上的模拟和检测。我们可以看到它检测癌症的过程。
    我们需要AI,当然AI是非常好的,但是AI现在面临很多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BI和AI的结合。之前我们说到机器的4.0、5.0、6.0,我们也说到杂交性的AI和CI,包括还有半机器人和机器人中的仿生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