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健行仿生科技有限公司——提高残疾人移动能力的动力式智能假肢项目

6f7479c4-ee4f-4260-9de0-bfc04d200018.jpg

    各位评委老师下午好,我是健行仿生科技有公司的代表,今天带来的项目是智能仿生可穿戴机器人。我们为什么做这样的项目呢?最基本的原因是创始人生小军博士自己是假肢用户,在小时候不幸假肢,2015年才穿上假肢,解放了双脚。由于出差移动,他发现假肢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作为工程师他设计好更便宜更好的假肢。辞去了工作到了日本学习,以产品开发者三重身份决心改变假肢行业,我们融合机器人和人提高假肢,我们从假肢入手把产品扩展到人身伤,特别是老年人,提高人的移动能力。
    假肢的结构由三大部分组成:最上面的一块是接受腔,膝关节和踝关节由假肢制造商生产,生产之后给假肢厂,假肢厂给用户装备。假肢可以分为被动式和动力式,被动式是用户自身的躯体驱动加之,动力式假肢有电池辅助用户行走。目前大部分人使用是没有动力的假肢,没有动力走路的时候容易疲劳,不安全,容易摔倒,不能上下楼梯。这是目前唯一一款商业动力式假肢,价格很贵,相当于一辆奔驰,重量非常重,对人的负担大,降低了假肢的辅助效果。当电池耗尽的时候,关节非常僵硬,无法湾区就无法走路。

baa582c3-4869-4e68-a57d-adbc0c0ea150.jpg

    让一款动力式假肢更加实用化就要设计出任何时候都能用的假肢。假肢现在被欧美的三大制造商垄断,由于垄断造成价格昂贵,针对于欧美人的体型设计,对于亚洲人过大过重。市面上的假肢是被动式假肢,动力式假肢处于一片蓝还的市场。中国截肢大概500万人左右,每年由于套鸟并、车祸等等截肢的人数在增加,这是一片蓝海市场,但是没有好的假肢公司。
    我们设计了提高残疾人移动的动力式假肢,我们假肢带来以来的四大方法,联网化、自动化、电动化等方面。我们的假肢里面有很多的传感器,通过传感器来感知用户的行为、意图来控制电机,输出合适的动力来提高残疾人的能力,更加轻松自然方便他们的生活和工作。与传统假肢的对比测试,穿上传统假肢从以资上站起来身体会倾斜,非常费力,负担大,我们动力式假肢会非常轻松自然。遇到动力的时候,传统假肢容易摔倒,我们的动力式假肢会感知即将摔倒的预感,会提供相翻的动力。假肢可以提供相应的动力辅助用户交互式的假肢,更加自然节追与正常人。
    自动化层面里面有很多的传感器,将收集到用户的固态数据进行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去调整假肢,让假肢更加个性化、智能化。在联网这一部分,假肢可以作为IOT的设备和互联网进行连接,可以对我们的健康监测固态关节等等方面做出一定的建议。服务和共享层面是B2B2C,我们自己设计研发假肢,卖给假肢厂,假肢厂接受之后完成产品单卖的用户。其中与金融机构合作进行假肢贷款,假肢租赁等等的模式,后期会把收集到的数据于产品的升级改造过程,用于后期的康复训练。
    除了假肢的功能和性格,我们非常注重的假肢外观设计。让假肢代表一种时尚和个性。公司介绍,在中国和日本成立公司,结合中国的市场和低生产成本,以及东京在机器人领域多年的技术积累、项目的品质和工匠精神,同时在东京大学的技术知识等等,来共同为行业做出一些贡献。
    在2015年的时候开发研发的产品,到现在已经4年左右的时间。目前研发出来了膝关节和四代动力式智能踝关节的样机。动力式假肢,相对它来讲,我们的价格仅仅是它的1/5,动量轻、动力更有力。这是全球卖得最好的假肢,我们价格相当,同时有辅助公里,局部站立辅助行走等等。
    我们目前获得多项国际大,包括中国、日本、美国,获得中日两国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在今年10月在假肢展览会发布了我们的产品,明年会参加在瑞士举办的假肢行业的竞技会和运动会,同时会推出我们的产品参加东京的残奥会。融资,计划这一块融资3千万到5千万用于小规模的量产和市场方面的拓展。明年开始量产。

1572580741162237.jpg


    刘益民:我非常关注康复技能的赛道,我看到你的机器人一直坐这一块,团队也非常优秀。我想问一下这一块产品,目前主要是在国内研发生产的吗?还是在日本进行继续做研发?现在目前的进展怎么样?
    
    健行仿生:谢谢您的提问,目前我们在研发的过程之中,刚开始的时候,基于读博士期间研发的产品,所以目前的研发技术团队是在日本。接下来准备要量产,量产放在明年夏天左右的时间,所以我们到时候生产这一块就开始启动起来,同时,我们在下一步也会研发一些可能在价格方面低一些的产品,我们在中国这边也会设置研发中心。
    
    刘益民:拿二类证还是三类证,跟国家医疗器械药管局的协调?
    
    健行仿生:假肢在中国属于康复类的器械,不属于医疗器具。
    
    林建树:您的重量比较轻,原因是什么?电池容量小一点吗?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假肢在不同的场景可能不一样,比如上楼梯、下楼梯、走平地,这样不同的场景怎么来切换?
    
    健行仿生:其实我们现在的重量在同类产品当中属于非常轻的。主要是在我们的结构设计层面,包括我们里面有很多的技术,另外还有在材质方面,把质量降轻。现在相对还是比较重的,我们在未来希望更轻。
    
    健行仿生:里面有很多的传感器,传感器去感知输出合适的动力去行走。
    
    谭伟豪:欧美已经在卖了,你们的竞争对手,你说不合适亚洲人。为什么你们会更便宜,你们带来的利润是多少?你们的成本比他们高还是怎么样?
    
    健行仿生:这个领域是垄断的一个领域,所以他们有价格的权益在里面。
    
    谭伟豪:所以他们的成本也跟你们差不多?
    
    健行仿生:我不知道他们在具体的成本,但是定价方面欧美有很多的权利,很多公司进来竞争这一块是竞争不过的。成本方面的样机没有量产,成本大概1万美金,但是在样机这一块的成本还会继续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