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科学家高层论坛”汇聚中日院士和高等院校教授,以及中日企业家,将促进中日两国科学家进行深度交流与合作,为实现科学技术的社会应用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他们将从各自的基础研究、跨学科融合发展、产学研结合、科研成果产业链打造等方面进行深入的对话。

    在本次论坛上,中国建筑学会医院建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悉地国际设计顾问有限公司CCDI设计副总裁苏元颖表示,不仅要打造满足老年养老的设施环境,还要满足老年需求的一个社会服务。

su.jpg

    以下为中国建筑学会医院建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悉地国际设计顾问有限公司CCDI设计副总裁苏元颖在2019中日科学家高层论坛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开发商和业主,他们的需求往往是认为一个工程是不是有利润,是不是可行,是不是有效果,这个东西往往牵扯两个方面,一个是我的资源,一个是老年人真正的需求。
    我们所有的研究机构和我们的咨询机构都认为中国有84%的老人需求还没有得到满足,我们现在需要的床位746万张,但是满足率只有16%。整个养老行业和投资商都非常的兴奋,他们说究竟能不能投老年人医院,我们究竟有多少资源可以支撑我们老年医院的建设,还有老年人的接受程度是多少。其实这个是一个社会需求和养老资源平衡的问题,现在80岁的老人有2400万,是不是都到养老机构?同时我们还有大量的有疾病的和失能的老人,也达到了3000多万。老年人是有一个生活环境的,这个环境是经过了数十年的交流和文化生成的,在老人院满足这些条件是非常困难的。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老人的需求特征,一般是有三个类型,一个是生理特征,大家都知道老人的特征随着疾病的增长和出现,他的感知和思维都出现了衰弱,还有一个是老人的心理,其实最重要的是安全性和被关注。还有一个是价值认同,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包括还有一个是社会环境,我们传统就有一个孝顺的概念,我们是子女把父母送到养老院是不孝顺,这个问题都会在我们的社会环境里面出现。
    这样我们就把老人进行了分析,第一个是老人的生理特征,我们说65岁会出现的问题是刚刚退休,我们认为是刚刚进入老年状态,我认为这个标准还要商榷。基本上65岁开始到75岁是完全自理的,75岁加入一个介助状态,85岁已经走不动了,95岁已经基本上完全失能了。这个年轻的标准我是根据上海的标准。
    还有一个是心理特征,老年人会喜欢安静,还有一个是交往性以及娱乐性还有自我价值性。
    第三个是需求服务,一个是生产必备,一个是医疗护理,还有一个是娱乐性。根据这些特征,我们把所有的需求和我们的环境结合,肯定我们所有的环境和我们的用地以及我们建筑和设施,我们可以找出一些关键设施,比如宁静和社会的品质以及亲自性和交往性的便利性和高效性,这些是我们今后要考虑的一些内容。
    根据这些内容我们提出了服务性环境的需求,当需求和环境相结合的时候,我们提出满足老年养老的设施环境,并且我们还提出满足老年需求的一个社会服务。还有一个是服务和环境结合的时候,我们要提出一个有利于提供优质护养的政策和措施。利护的服务和政策与措施。上海的所有小区里面都有一个老年服务专员,这些社区服务专员是刚刚退休的女性比较多,刚刚60岁或者是55岁,她很活跃,精神充沛。体能上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她需要的就是有一个工作,这样的话就安排到社区作为一个老年专员,这个老年专员做什么事情?很多就是建一个老年的微信群。刚刚一个教授讲了老年人现在玩微信都很厉害,这个微信群里面就可以和很多人交往,这个专员每天可以发一些关心。有一个人不回答或者是心情不好了,专员就可以上门看望,解决一些问题。
    我们说很多的制度上我觉得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精神上的鼓励,给他安全性。还有一个是社区里面的服务测试,一个椅子和阳台可以活动这个非常的重要。第三个就是老年的临时看护,现在有一个活动叫做社区送餐。其实我觉得这是不太成功的,因为我们中国老年人比较复杂,口味比较复杂。
    老年资源是可以用于老年的资金和设备,但是真正的养老资源的核心人上,我们可以看出以18岁到60岁作为我们人力资源的核心,同样15岁到18岁这些年轻的孩子非常的有活力,这两部分的人我们结合起来,整个的赡养人口要比中间这个线长很多。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利用社会化的人力资源,你在养老机构只能用红色的资源,这样的话我们就把人力资源的范围就扩大了。
    我们现在的养老人才特别缺,最后一点是老年是人,不是另外一个物种。他并不是说是我老了你就应该送我到养老院,一个老人去不去养老院的要求不是年龄,是体能。一些功能无法让自己自理的时候,他才会去养老院。一个老年人失去了原有的自由度和可能性才会去养老康复机构,其实我们养老院有很多种,所谓的养老机构是养老资源的平台。这个可以解释的就是商品交换的平台,你有什么需求和什么物质决定了你的商业形式,我们所有的养老机构也不是这样的状态。我们所有的研究就这三个重点,主要就需且特征和服务模式以及环境设施。我刚刚讲了需求的社会性,包括服务特征和满意度,环境设施包括高端型和社会型,都有不同的层次。
    包括我们说一些服务设施和全程化,任何的过程都要满足,最重要的是快捷性,很多时候你让老人等着会失去效率,还有一个是满意度,要提供超越期望的服务。这个就是说以超出预期的服务会增加满意度,这个是我们讲的服务的三重性。
   有2万多块钱的高端的服务机器人,它可以和老年人谈话、聊天,可以给你测血压,但是老人刚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喜欢,过一段时间就不喜欢了。因为说这个机器人不懂老人,很难讲清楚一个事情。还不像我养一只猫,我生气了猫还乖一点。其实就是情感的机器人可以早点出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东西很多我们无法解释,情感是模拟的,AI也是模拟的。
    我们做AI的时候,不要盯着高端,只有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