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PG   

    以下为勇往科技创始人王洪龙在 2019飞马资本CEO峰会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勇往科技成立于2016年11月3号,到现在刚好三年时间,也赶上了飞马的每一届年会。我们的主营业务休闲游戏的开发,各种休闲益智的小游戏。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上个月的情况,流水有八百多万,已经实现了正向的盈利。这个月可能会再往前发展一步,流水应该能做到1500万到2000万左右。高峰期日流水能够做到一百万,所以说还不是太忧伤。去年6月28号,刚好也是在南通做飞马的年会,刚好那个时间资本界还没有那么冷,刚刚要变冷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状况还没有现在的状况好。
    其实我们的公司有个特点,我们是产品驱动型的公司,之前基本上没有运营,全靠产品去带,比较擅长做爆款。在成立的三年时间中抓住了两波小的机会,一个是2018年的小程序的爆发,我们在小程序领域做的还不错,有两个亿的用户。这个跟之前的思维其实是有关系的,在2018年整个经济寒冬之前,创投界挺主流的一个思维就是做用户,然后去做融资。杨总投了我们之后我们在2018年拿了金沙江的A轮,执着资本的A+轮,在资本热的时候就拿钱,但是资本寒冬的时候我们就不好拿了,资本市场已经非常冷,然后我们就赶紧调整转向去做收入。
    做完收入有一个个人的感受,做收入其实并不比拿钱困难,或者拿钱并不比做收入容易。因为自己赚钱是从用户手里去赚,你只要创造出一个好的产品,好的运营方式结合起来,找好需求,这个概率还是挺大的。但是从资本这块,资本因为非常受市场环境的影响,热的时候可能就相对容易,冷的时候就非常非常困难。我要特别感谢去年6月28的飞马年会,中午的时候刚到楼下看到杨总在吃饭,就坐着跟杨总一起吃。吃饭的时候杨总说的第一个事情就是资本市场可能要变冷了,而且可能会比2008年的时候更冷。那个时间其实是2018年的6月28号,那个时候我其实没什么感觉,因为4月份刚拿完金沙江的,6月初刚拿完执着的,跟我们谈投资的其实还有很多,所以我当时没什么感觉,觉得可能是有一点吧。
    第二天跟杨总一起吃早餐的时候,杨总还在说资本会很冷,很可能比2008年还冷,那我就想2008年是多冷呢?然后我就搜了一下发现2008年确实很冷,我已经听到杨总重复说两遍了。那一天的年会,就是在这个现场,杨总在台上讲话的时候,杨总就说了第三遍了真的会很冷,那我觉得这个事肯定是很重要的一个事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嘛。
    当时心里面其实就被植入了这个理念,就感觉是认知上面有一点要去思考这个事了,尤其杨总当时也提到,接下来资本融资可能不是那么容易了。因为我们之前一直是靠融资的那条路,其实融资的时候都没有做收入,就看用户哗哗地来,哗哗地流走,现在想想很心疼。当时大家都是做用户然后去融资,然后就开始去思考。其实那个时候因为拿融资拿的也比较顺利,整个团队的规模快要到百人了,我们2018年年初的时候才只有十几个人,然后拿完融资就不停地扩张招人,扩张跟融资是一个步伐往前走的。
    后来参加了飞马资本的年会,参加完之后我就开始思考,感觉找财务来算一算,我们照这个方式走下去,万一拿不到钱的话怎么办,能持续多久。一算吓一跳,也就半年,因为烧钱速度是很快的,所以当时就停止了扩张,不敢再往下扩了。
    到8月份就到这个主题了,精简队伍。发现人多了,做的爆款并没有多,用户也是在增长,但是增长的效率不如以前了,人多了但是效益没有显著的提升。做团队的人才盘点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真正高质量的、合格的、好的员工,其实比例并不高,会发现招过来很多人增加了很多管理难度,增加了很多的财务支出,但是实际的效益却并没有太多。当时就到了创业中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就是裁员。首先有了这个认知,当然也有外部的因素在变,八月份之后就已经冷下来了,甚至有些投资经理已经改行了,发现这个风向真的不对劲了,所以赶紧开始去精简,我们还是比较狠的,直接砍掉一多半,剩了40多个。砍的过程其实是非常痛苦的,只要有经历过的人都会有感受。经过那个痛苦之后,立马就比原来状态提升一大截,发现整个效率提升了,变得更好了,40多个人做一百多个人的事做的更好,但是支出砍了一半。在那个过程之后就逐步的去找产品的方向,因为之前只是做用户,这些用户来了怎么去做营收,当时是从一点一点的起步,最开始一个月十万二十万的收入,有保持在上升的势头,只是说基数太小,因为我们的用户量还挺大的,最高一天的日活有五百多万的用户。因为后来市场也在变化,尤其是小程序、小游戏的市场也在变化,我们也在找怎么样去提升我们的收入,这个过程更多的产品的打磨,产品必须比过去更好。
    这个时候我们内部做了一个瘦身减肥,市场上其实竞争更激烈了,因为突然间发现热钱没了,大家都得靠自己的真本事去赚钱了,所有人都来抢,突然发现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了,外在的钱也没有了,自己还得经过一个瘦身,瘦身的时候这个过程也挺重要的,怎样保障瘦身的前提下尽量不要伤害到团队的士气。创始人自己会有这个想法,但是只要沟通到位团队不一定会这么想。核心骨干给我反馈,那些混日子或者说他的能力不行的人早就应该干掉了,我还挺惊讶的,原来他们是很认同这个事的,会提升团队更强的执行力,带来更好的效果,团队的成员也不想跟这些他认为不称职的人一起工作,所以如果把这个团队低质量的成员精简出去,那其实是对这些团队核心骨干,对于高质量成员的一个正向的刺激。大家都喜欢跟更强的人一起工作,这块当时我的感受还算是一个安慰,没有那么大的伤害,当然也跟大家说清楚地现在整体的外部环境也是这样,我们就是一个坦诚的前提去沟通,把这个信息传递出来,我相信经过咱们的调整,业务会一步一步的上升。
    但当时那个短期的成长确实是很重要的,因为裁员之后,最好是有一个胜利,哪怕是一个小的胜利去提升士气,所以当时重点就在团队这里,打磨团队,把这个产品往上去优化。所以从2018年年底,聚焦在做收入上,到现在我们团队的成员数量还是40多个人,只是中间会有一些优化更新。刚开始一百多个人做的事情远远做不到现在四十多个人做的结果。现在我再复盘起来的话,最重要的第一点就是这个认知,其实认知也是比较幸运了,听到杨总的分析,也往心里去了,就比较早一点,因为从六月底开始思考,七月份停止扩张到八月份停止行动,时机早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消耗是非常大的,早一两个月就是省掉了一笔资金,有更多的时间去找机会。如果拖到最后的话可能就来不及了,因为你从两种模式之间的转换的话是需要一个时间差的,从疯狂做用户到做收入,不会说我要去做收入,收入马上也起来,我们也经历过一个过程。
    在具体执行经验的过程中就是要到位,不要拖,因为它确实是挺难受的,但是必须得做这个对的事,虽然它很难。但是做完之后发现自己想难了,其实没有那么难。速度也挺重要的,把痛苦的事快速的解决就好了。
    再有的话就是决心,因为过去已经适应了那种资本型的打法,都是融资融资,现在要转换成赚钱的方式,到底能不能赚到钱呢?如果赚不到钱是不是还走原来的老路,去融资会更安全一点呢?当时其实要非常明确的作出一个决定来,到底是走融资的路还是走赚钱的路。因为之前都是做融资,也是比较顺利的,但是当时的判断,想来想去想杨总和飞马内部之间的沟通,觉得资本市场真的是很冷了,虽然说还是有一些资本在跟我们谈,但是感觉速度还有热情也远远不如以前了,所以当时就下定了这个决心,就是要赚钱,就是去做盈利,不去做融资,现在有一些资本也来找我们谈,拿到投资的概率更大,还是自己沉下去做利润成功的概率更大,因为本身我们的商业模式也比较清晰,盈利模式比较清晰,离钱是比较近的,只要做好产品是能够盈利的,所以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判断,不去搞融资,就专门的做产品。
    2018年还伴随着一帮巨头投资的意向,比如百度在2018年的10月份就跟我们在谈,有投资的意向,因为他们想做小程序平台,给我们谈做他们平台上的第一款游戏,百度平台上的第一款游戏就是我们做的。就是告诉用户以后玩游戏可以上百度APP上来玩了。做这个商业合作的过程中同时也谈了投资方面的合作,投资方面的合作流程就很长,当时我多少是有点想要的,因为经济环境不好,但是巨头不差钱,跟他们负责人谈,其实谈的层级别还是很高,跟负责百度搜索的沈总都谈了,谈到这么高层了,才几千万投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但是那个时候杨总说大公司不是这种方式的,他跟你谈可能是基于他战略方面的考量,投资是不需要他谈的,几千万根本不需要上升到他的层面的。
    后来发现也是,因为他们要做小程序,他们要跟微信竞争,他们要很了解这个生态,把我一次次叫过去飞北京其实是普及这个生态的,我以为是给钱投资,一直到最后也没有拿到这个投资。
    另外一个点因为他们也是做重度游戏,没有做轻度游戏,因为轻度游戏可能不是很适合这种大厂内部去做,比较适合平台,做个平台把各个游戏放到平台上面来。之前也下定了决心,要做收入,没有去依赖投资这一个事情,当时走了走感觉机会还是蛮大的,心里面始终还是有那根弦在,我们还要做收入的,做了收入就很安稳,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投资因为整个大环境的影响太大了,也多少对它怀抱了一些期望,但是没有完全的把希望放这在一件事情上,所以就往前走去做收入,收入一步步的提起来。
    这个是靠第一波小的趋势,就是小程序给我们打了一个基础,之所以这个收入做起来,其实是我们抓住了第二波的机会,就是休闲游戏的发展。目前在国内市场以及海外市场休闲游戏发展还是挺快的,因为休闲游戏把过去很多非游戏用户都变成了它的用户,所以我们又抓这波机会,然后又做了一些爆款。
    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认知那一步,如果不相信,它就会影响判断,影响判断的话如果还是走原来的老路去融资的话,至少对于我们是并不适合的,所以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就忍着痛苦,面对着阻力去往前执行,而且快速地执行,整个精简的过程中是挺快的。造成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快速的执行起来。
    下一步其实就是寻找机会,到底是赚钱还是融资,我们选择的是去做利润,去自己赚钱这一条路。这个就是我们面对资本市场变化采取的三个措施。在下一步到了自己选定的这条赚钱的路之后,其实就是拼基本功了,怎么样去打磨团队,然后这个团队怎样去作出好的产品来。
    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整个的时间历时一年,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感觉开始的时候压力是非常大的,走着走着因为有正向的结果反馈出来,感觉状态也好了很多,最明显的表现是什么,上次钱总见到我的时候就说我胖了,这次已经变瘦了,公司在减肥瘦身,我自己也在减肥瘦身,之前又受压力运动又少,加了微信的同学可能会看到我一直在打卡,今天刚好是第121天,之前定的目标是连续跑步100天,现在已经连续跑完121天了。为什么要说这个事呢?我觉得过程中我有两个小的窍门可以分享给大家,第一个是去年在年会上我也有说到,一个是给杨总和钱总写信,去年会上说完之后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做,尽管没有每个月都写,但是大部分的时候都会写,把自己的疑问或者需要做的事情跟他们商量一下,这个资源是非常有价值的,我建议大家可以试一试。杨总对我的帮助至少让我提前了两个月看到这个事,如果再拖两个月这个事还能不能成真的很难说。因为之前经历过2008年的危机,有更多的经验可以分享给我们。
    钱总这边我觉得可以向她请教战略方面的,比如钱总会说定的战略目标是什么,配什么样的战略资源,确定的战略路径是什么,我一听这个好经典,这个就是战略的打法,然后我就在旁边偷偷地记,大家可以把这个资源用起来,千万不要浪费,而且还是免费的。
    我再安利一下跑步,因为我朋友圈已经带动了大概二十个人在跑了。跑步有什么好处呢?最明显的是体能,在上大学的时候跑五公里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的,因为开始难,但是现在跑五公里就是习惯了,很容易就可以做到了,这是从体能上。除了体能以外更重要的是心态,心态这一点非常非常的重要,如果早晨跑步,一天正能量很满,晒着阳光跑出一身汗来,什么负能量都没了,这个心态非常好,你做的事情就会发现更顺,这可能跟心理作用也有关系,跟状态也有关系。
    还有这个跑步的过程中其实可以激活大脑,我有很多创意、很多想法,都是在跑步过程中想出来的,然后把它记下来,有的时候跑步就特别慢,其实是在记那个创意。
    再有就是锻炼自己,其实创业的过程也就是一个不断磨炼的过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带一个什么样的团队做着什么样的事。跑步也是修身的一种,从我自己来说的话,我是理工男背景,其实不喜欢重复的做一件事情,但是跑步这个事,一方面每天跑是一个重复,另外一个突破重复的是有一次在上海开会,开完会已经十一点多了,但是当天的打卡还没有跑。那条跑道只有五十米,我要跑一千米我就要跑二十次,我过去从没想过我能这样跑,重复一百次一件事情。这个锻炼的是耐心,耐心也是特别重要的,因为创业本质上是一场长跑,过去的时候还是很危险的,急速扩张,就是太急。资本市场主导的时候容易特别的急,像滴滴疯狂的去扩张,那就是速度,非常非常的急,感觉一天都不能等,不能沉下来去打磨团队,不能去打磨产品,就是要疯狂的占市场。过去那种急迫的心态,已经成为创业市场、资本市场挺主流的心态。但是经过这种磨炼之后,尤其是运动之后,发现有节奏的、持续性的跑,跑起来会更快,可能比刚开始设想的时候跑的更好。重要的是坚持、持续还有节奏的问题,这些比刚开始一个冲锋要好的多。
    这是我自己过程中的一些感受,把这个也安利给大家,跑步是为数不多的只要去做就一定会有正向收获的事情。另外也要感谢朋友圈里面的同学,因为有那个压力动力在,不想被打脸,所以就每天坚持,也是我的一个推动力。
    我要分享的就是这些,再次感谢杨总和钱总,除了投资,除了资金上的支持,在创业的过程中,我是感受特别明显的,受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