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英才创业周-2019中国青年创业领袖峰会暨青创大赛总决赛将在国家创新型试点城市——南通火力全开。 你将在这里邂逅投资大咖、创业导师、明星项目,站在时代的前沿去洞察世界的变化;以全球化的视野去探索创业的先机;在思维的浪潮里去遇见未来的新奇。

圆桌.JPG

    以下为2019中国青年创业领袖峰会&青创大赛总决赛上的圆桌论坛环节的精彩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参与嘉宾:

    人民创投总经理&人民网文化产业基金合伙人 赵亚辉

    启高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勇

    凯石资本管理合伙人     俞铁成

    峰瑞资本合伙人     沈炯

    

    赵亚辉: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迭代风起时》,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一个迭代的世界,二十多年前我们每个人看《故事会》、看《知音》、看《读者》,现在的人是刷抖音、刷快手、看B站,十年前的人看《百家讲坛》,看《走进科学》,现在的人看《逻辑思维》,看《吴晓波频道》。二十年前大家住招待所,现在人们住在如家。所以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迭代的社会,我们身边的生活服务、产品、所有的东西都在迭代。当你觉得新浪已经在新闻界做到了第一个门户网站的时候,出现了今日头条。当你觉得今日头条已经在资讯领域独领风骚的时候,我们在下沉市场看到了很多新的APP,比如趣头条,当你觉得京东和淘宝已经在电商领域基本上控制了江湖的时候,拼多多突然间发现下沉市场或者它的市值已经超过了京东,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当然这个世界也很浮躁。我们今天请我们三位知名投资人来一起聊一聊这些话题,那我们第一个问题还是先请三位投资人介绍一下自己的机构和自己重点关注的投资方向。

    

    张勇:过去十年我是在启明创投负责清洁技术板块,也是非常体会到了怎么样能够慢工出细活,因为今天早上也听吴老师在讲快速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了,我心里就一乐,可能像我们这种慢工出细活的时代真的到来了。

    但无论环境如何变化,我过往在清洁技术这个行业大家可能以为我就是做环保的,也对我产生了很大的限制,其实我是希望给市场一个展示,环保也好,能源也好,汽车技术也好,这都是应用的垂直场景,我是做先进制造的,而且我深刻地认为中国的先进制造的机会刚刚到来,所以我也带领团队今年4月底出来创办我自己的启高资本。

    

    俞铁成:我们是一家上海的老牌管理机构,有公募基金,也有私募基金。从我管的PE资本这块我们围绕两个方向,一个是围绕人的健康,一个是围绕环境的健康,所以布局做了很多的投资。

    投资要强调尝试,所以我没有特地说我只投生物医药、只投芯片,我们最终是看应用的场景。

    

    沈炯:大家好我是峰瑞资本的沈炯。峰瑞资本是一家年轻的投资机构,我们是2015年由原IDG合伙人李峰创立的。我们现在的投向一个是新科技,一个是消费升级,主要聚焦在早期投资。有多早呢?我们愿意做一个创业项目的首个机构投资人,我们愿意第一个去发现创业者,第一个去支持他,并陪伴他一路成长。

    

    赵亚辉:我也介绍一下人民创投。人民创投是人民网旗下的投资平台和基金管理平台,主要聚焦于文化、传媒、互联网以及高科技领域的投资,我们也愿意是个坚定的产业投资者,我们也愿意陪伴我们的创业者长期的往前走。

    我们在各自关注的领域,其实你们认为你们关注的细分领域能够出现的风口在什么地方?因为大家关注的领域其实是蛮不一样的。

    

    张勇:过往我一直是做制造业投资的,和相关的一些应用行业,我也偶尔出席一些会议,我也希望能够把我们的一些观察讲述给大家,制造业是一个非常朴实的行业,从数字上来讲其实非常有意思。过往十年我个人投了二十个项目,几乎没有不挣钱的,但它是整体挣钱的,也就是年化30%左右,所以它是属于不太容易亏钱,但是踏踏实实越长期越能持续赚到钱的行业。

    我们做投资其实回归本心,到底什么是触发你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动力,因为到一定阶段,投资人、GP不可能是为了钱再做这个事情,不可能单纯地为了钱,我觉得钱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工具,我是非常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中国制造业即使没有地缘政治这一波的变化,本身的机会也是值得大家去深度发掘的,中国的市场带来了巨大的需求,它不应该是在东西出来以后才享受这种销售的红利,它应该把这些优势前置,很多的工业产品是需要迭代、需要打磨的,客户需求近,客户需求多可以让你迭代打磨的速度提升,中国的工程师又可以让你这些需求落地,同时中国还有完备的供应链。我过往有很多的案例是一方面收入能够保持持续的增长,不管宏观经济如何变化,收入在几年内保持每年百分之三五十的年化增长,都还是相当多的。

    第二它的抗周期效应其实在很多的制造业都是有的,相对应的是制造业很难让你真的用一个非常快、非常着急的心态去进行收获,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长周期、长迭代、需要认真投入的行业,所以我是特别希望,特别我自己现在开始办我自己的基金,能够结交到一批志同道合,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其实被动被人裹胁到这个行业,我希望你们能够踏踏实实静下心来,如果选择了2B的,特别是硬科技推动的2B行业,能够做一个相对长期的规划,规划长期,收割中短期,收割要是也中短期的话我的LP够要跟我急了。制造业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时间越长越能够出比较好的结果的行业。

    

    俞铁成:其实在中国做投资,现在我特别怕追所谓的风口,以前大家听过一个段子,所有的人都在挖井的时候,我去卖铁锹,所以我们很多投资是按照这种思路地做这种卖铁锹的公司。比如大家都开发APP尽快的推送你的APP,需要一个推送技术,三年前我们投了杭州的个推,它是给APP做推送技术的。

    比如现在全中国都在大力发展,包括我们南通也在大力发展引进新能源汽车项目,发展的结果是锂电池在中国马上就变的严重的产能过剩,大量的锂电池怎么办?用完了回收,所以我们在去年布局投资了一个非常优秀的锂电池回收的企业。

    再比如中国每年有大概四亿条轮胎的报废,而中国又是个橡胶紧缺的国家,这些报废的轮胎到哪里去,南通其实也是轮胎回收的传统的集聚地,但那个工艺已经落伍了,它是用的同台脱硫灌的技术,巨大的污染,我们就找了一个国内最清洁的处理废旧轮胎的技术公司,也发展的非常快。所以我总结一下,我们投资不要追热门,第一要找到痛点,第二就是要一般人不特别关心,但是它有巨大的市场空间的,按照这个思路去投。


    沈炯:因为峰瑞是一个早期投资机构,而且我们聚焦在科技和消费两个领域,从我们峰瑞过去四年我们投资历程可以看出来,我们的一期基金可能是科技一半,消费一半,但到二期基金的时候,我们科技已经占了基金份额的70%。我本人就是看科技的,这种演变既有主动的,也有我们顺势而为。现在大家提投科技,我觉得是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到了这个趋势,其实投科技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因为我看医药看的比较多,如果现在大家举哪个领域、哪个行业现在是创新最活跃的,我相信没有什么可争议的,生物技术肯定是这个时代创新最活跃的领域。 今天下午我们参赛的很多项目里面一半都是生物医药,不知道是不是主办方有意为之,还是就是这么评选出来的,但是也可以看出来创业和技术发展和时代是一脉相承的。

    投医药里面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峰瑞未来看的几个趋势,刚才讲了技术、创新是最重要的,但实际上我们看到过去十年,生物医药大量的创新,基因编辑、细胞治疗、合成生物学,给我临床上很多无法满足的需求,现在都有了新的治疗方式。包括我们以前谈虎变色的癌症,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慢性病。像我们投的干细胞测序的,这些项目和技术不断的演进,带给我们很多新的发展和临床新的应用。

    第一,我们其实是非常关注这是个新的技术突破带来新的临床应用。

    第二问题是什么呢?虽然说现在技术发展很快,我们第二个关注点是所谓的医疗的可及性可获得性,为什么这么说?第一,其实过去十年新药研发的周期和成本是越来越高,必然带来药物的成本高,这个我想不用解释了,包括医保现在都要控费等等这一系列问题。

    第二,优秀的医疗资源怎么能够下沉,更多的不是在一线城市里。这种技术的演进和需求,其实不仅仅限于医疗本身和生物技术,就涉及到我们现在重点关注的跨界的技术的融合。刚才科大讯飞的已经讲过AI但其实AI和大数据在医疗方面的应用,是越来越多的。像峰瑞四年前投了全球第一个用人工智能辅助药物研发设计的公司,当时被很多人质疑。到今天为止,AI能够帮助药物研发大大加速,降低成本已经毋庸置疑了,TOP10的制药公司已经全部在内部设立自己的AI中心,辅助药物研发。

    定位平面像计算机辅助和大数据,可以大大帮助,包括机器人这些技术,帮助这些低年资的医生,他们能够像这些有经验的医生一样看片甚至做手术,这样的话患者就不一定全部都要挤到一线城市去看病。在这个领域峰瑞也布局了很多项目,我们在看科技,科技里面看医药,我们注重技术。同时注重科技给人们带来的可及性、可惠及性。

    

    赵亚辉:刚才三位讲的都是我们在做产品和服务的时候,还是要注意真正用户需要什么,我们人民创投也是,过去投的二三十家公司也都是慢公司,主要聚焦在文化+科技、文化+消费包括传媒领域。比如我们投的界面新闻,做一个财经类的APP或者一个财经类的网站,他花了大量的精力培养了五、六百个原创作者,去写深度的财经类的报道,我们投的梨视频也是,在全国培养了上万个拍客,通过他的后台去产生资讯类的短视频,都是很重的活儿。我们还投了一个小企业,它做了一本书叫《这里是中国》,它是一个地理类的公众号,一个月才能产生四到五篇文章,一周一篇文章,但是每一篇至少都在两三百万以上的阅读,流言都超过几千条。它做的这款新的,今年我们跟它一起推出了一本书,在过去两个月时间卖了40万册,168块钱的一本书。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一个迭代迅速的社会,但同时也是一个需要精品的社会,需要真正的为人民群众提供好的体验的产品和服务的社会。

    下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个快速迭代的社会,怎么样去做一个爆款的产品,或者说做一个爆款的应用,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怎么才能实现?怎么才能做到和别人不一样,真正的有投资价值?

    

    张勇:这个问题可能我最不适合回答,因为我这个行业很难产生一个爆款的产品和公司。但是你怎么样回归本源,对你的潜在客户和现在的客户提供一个有长期价值的东西,我觉得投资人也好,企业家也好,你应该回到客户端去思考,为什么客户要有你,向我们的被投企业为什么要拿我的钱?这里面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有没有价值创造,有没有效率置换的可能性。

    我自己也参与很多的产学研和政府的一些工作,我其实一直希望推动的一个观点是,能不能把所谓的成本前移?有很多的企业等到大了以后落户到政府,每家政府都在抢,给你土地、税收各方面的优惠政策。现在很多的政府也都有很好的母基金,有自己的直投的平台,能不能跟你们的投资人一起,早一点挑到行业内好的有潜力的企业家。当然这个它是有很多的问题要你们去思考的,因为肯定会产生一些失败率,不会有资产去即提,但如果你能找到好的有潜力的企业家,你应该在他需要的将来的优惠政策前置。我们做理工的经常思考,如果我考虑同样的一个面积,它就是一个积分,那我这个积分能不能把它的关键点给前移,这才是真正能够实现雪中送炭,太多的人是在锦上添花。如果我们能够从这个角度去想你的客户雪中送炭需要什么,你肯定就能够屹立在桥头,甚至有不败的位置。

    投资人也一样,跟投资人一样的政府,提供服务的,你们能不能也起到类似的作用。所以我唯一的一个观点分享就是换位思考,能不能更多的去做一些雪中送炭的事情,把一些需求进行前置。

    

    俞铁成:我觉得爆款从2B和2C两个角度是不一样的。2B的爆款相对比较难一点,更重要的是要靠先把标杆用户给搞定,通过标杆用户的示范效应在行业里面可以迅速拉开。比如我们投了国内银行服务机器人的,目前排名第一的公司叫南大电子,今年它要和工商银行合作,工行正式把科技金融作为下一个五年的首先发展战略,明年可能一下子有上千个网点会铺服务机器人。一旦工行用上了这个机器人之后,其他银行一定会跟进,这个市场可能就会引爆,这是2B端的例子。

    2C端的也有一个例子,现在家家都有电饭锅,里面的内胆都是各种合金的,合金是强调涂层。一不留神你洗这个锅把涂层图掉之后你丢担心煮的饭有毒。现在我们投的一家企业有一个玻璃电饭煲内胆,它是真正健康科学,没有任何污染、没有任何杂质的器皿。这样的产品出来有可能就会形成一个爆款,美的现在一个月可能卖五万台,每年可能二十万台,可能再过一年成熟了,全部换上玻璃内胆,其他家电厂商也会跟进。而我关注的是生产玻璃内胆的这家公司,藏在一个大家都不知道中部的省份,我们要这种另辟蹊径的,只卖铁锹的公司来进行投资。

    

    沈炯:因为我本人是看科技的,科技肯定是需要长期的沉淀,你很难想象一个年轻人没有经过长期的训练和积淀就能够做出一款新药。你经常看的一些BP会这么写,他说我们这个团队累计新药研发的年龄超过了一百岁,甚至120岁,做科技这个事儿需要长时间的积累,特别强调沉淀。针对您这个问题,因为峰瑞我们还做了很多消费升级的投资,这块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下,虽然我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

    因为双十一刚刚结束,你去看天猫、京东,你可以看一下过去十年,在上面活跃的品牌,你看看有多少品牌,当年曾经爆款产品,有多少真正能够沉淀下来的,其实并不是特别多。其实我们是这么认为的,作为一个创业者你如果目的就是为了追逐一时热点,做一两个爆款,那你可能确实能获得一时的成功。但往往只是昙花一现,很难形成长久的沉淀和真正的成功。

    你看看那些真正能获得成功的,包括那些消费品牌,其实你看那些创业者,他们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对自己做的这个事情的热爱。很多所谓的热点,是恰恰你想做的你想做的东西正好成了大众的热点和爆款的点,那你获得了成功。

    举个例子,像我们投的钟薛高,也成为了爆款,这里面当然有营销的事情在里面,但是你如果了解这个创始人,其实他做了十年以上的雪糕了,他是真正热爱这个事业。

    像我们投的三顿半咖啡,因为现在咖啡很热,他就推出一款即时速溶的,能够很好保持咖啡风味的这么一个咖啡品牌。今年的双十一,它在天猫上的销量是去年整年的整整十倍。其实你看创业者也是,并不是因为这两年咖啡热了,所以我也跳到这个领域来做一款咖啡品牌。他过去很多年一直在经营咖啡,他本身就是一个狂热的咖啡爱好者,所以他才能把这个东西做到极致,他自己的爱好和这个时代,和这个消费的趋势形成共振的时候,这个形成的爆款,我们认为它就可以沉淀下去,有可能真正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

    

    赵亚辉:我看今天在座来了很多学生代表,我相信他们日后也是创业的主力军,不论是创业还是工作,最后请各位投资人一句话送给这些创业者,或者是送给这些学生,你们在创业中最应该注意什么。

    

    张勇:我会建议还是找到你自己最真正想要的去持续投入,创业也好、人生也好,没有跌宕起伏是不可能的,所以能不能尽你所能追求本心,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个事情才有可能持续。是不是在你学生期间就有这个创业的机会,大概率是没有,甚至失败率比较高。但是如果你有一颗持续的心,假以时日,你学的这些成本都能够以更美好的方式去兑现,而且能够做的非常的长。不光是做一单不错的生意,做一家上市公司,甚至你可以以它作为一个支点去做你的生态圈,再去扶持我们这些GP再去投其他的企业。

    科大讯飞刚才的演讲我是非常认真的听,也非常受感动,他们上市这么长时间还花那么大的精力反哺生态圈。所以真正的面对自我,找寻你自己特别想干的事情。

    

    俞铁成:其实不是针对大学生创业,在座都是年轻的创业者,从我投资成功失败的经验教训来说,我觉得特别重要的是一开始创业的时候,不管是你一个人创业还是核心几个人创业,一定要把顶层的股权架构给设计好,这个往往是个致命的问题。我现在特别怕你们三个哥们儿,一个搞政府关系搞营销,一个是搞技术,一个是搞生产,三个人各三分之一的股份,这样的股权结构在大概率会清,当企业穷的时候你们很团结,但是一旦有风投注资进来,估值一旦到了十个亿几十亿之后内部开始有矛盾,因为每个人的贡献不一样,这个时候可能就是因为你们三个哥们儿的利益分配不均,会让整个公司毁灭掉,我们非常用心的提醒各位,这个在你创业之初,现在如果没有理顺,赶紧理顺。我们喜欢的股权结构是谁是公司里面最重要的那个人,他一定是要一股独大,他一个人的股份要在公司里面,我们建议在起步的阶段是一个独立的大股东。

    

    沈炯:作为一个投资者,我们每天都要面对很多创业者,也要拒绝掉绝大多数的创业者,这里面肯定有很多错杀的。做了这么多年投资,我一直认为作为一个投资人,我们内心应该保持一个信念,面对创业者虽然我们整天绝大多数说的都是NO,都是拒绝他们,但是峰瑞资本一直是仰视创业者的,所以我们今天也希望跟大家说,坚持你的初心,我们愿意一直坚定的站在你的旁边,陪伴你一直向前。

    

    赵亚辉:想对创业者说,不要被眼前的功利所遮挡,一定要长久的坚持你的热爱。我们也期待下面的比赛更加精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