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一直是小程序科技发展的受益者和支持者,随着微信、QQ、阿里、百度、今日头条、十大手机厂商等巨头搭建各自的小程序生态并作为其重要战略支点,小程序已在巨头引领下成为新的技术标准,本次阿拉丁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全球小程序生态大会,意在小程序基础上,与大家探讨小程序构筑出来的庞大商业业态,见证并参与这个时代。

对话.JPG

以下为“2019第三届全球小程序生态大会主会”巅峰对话:小程序互联网时代上,各嘉宾的精彩对话,由云现场整理。


    主持人:

    提醒诸位拿起你们的资料袋,关于本场大会,合作伙伴等信息,更重要的是,如果想拿到数字的信息可以直接扫码将会得到所有本场大会客户嘉宾分享的诸多内容,同时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预告。今天大会一天完整,下午有四场分会场,分别涵盖智慧零售,小游戏,技术和工具内容。智慧零售在这个主会场,其它三场在多功能听的ABC厅。作为简单的大会通知之后,即将迎来本场全球  小程序生态大会的高潮环节。我们将请上阿拉丁的创始人史文禄和著名的吴声老师坐而论道,定义小程序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如何定义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我身边是史文禄先生,是阿拉丁的创始人,2016年8月成立了阿拉丁未来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专注于小程序的生态服务,今天非常高兴,您邀请各位一起共建这样的伟大生态。我们发现大会的主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措辞,什么样的互联网时代正在向我们走来,大屏幕上定义的小程序互联网时代,不叫互联网的小程序时代。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我想这样的措辞背后应该意味深长,接下来邀请史文禄来回答,也邀请吴声作为嘉宾点评。为什么叫小程序互联网时代,做这样的定义是否也有风险?
   

    史文禄:

    我们希望定义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是让我们的从业者知晓这是跟中国的PC互联网和移动APP互联网相对等的甚至是一种升级,是一个完整的小程序互联网时代,当我们去看的时候,就不会非常简单把它定义成是一个产品和流量入口,我们会看到更多商业的想法和它的玩法。我们当身处一个伟大时代的门口,我们并不希望我们在三五年之后回头看,我们只是它的评论者,只是停留在饭后的谈资者,我们是推动的建设者和服务者…我们定义它的时候,作为创业者来说,你的勇敢是最起码的,不应该是我们担心有可能所谓的被打脸,关键是在于参与。
   

    吴声:

    刚才我理解,刚才史文禄讲勇敢,为什么在2019年底定义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我们可以看到在2016年底,2017年开始全情投入这样一个事业,很多人经常说的鸡汤,我们往往会高估它作为一种投资的泡沫和风口,所以刚才李洋老师提到今年也没有那么热,但是低估它作为长期基础设施的能力和价值,判断的核心是,史文禄为什么会提出小程序互联网时代,今天理解到底是运营人还是运营货还是运营厂,还是人货厂的融合,重置和重构,今天最重要的是场景。小程序从工具的层面是场景的插件,是场景的介质,但是另外一个角度,小程序是因为它可以完整的表达作为一种场景解决方案的轻量级友好型高频高速和最终形成的商业交易额,最终一个总结,在于今天零售总额差不多9万亿,小程序商业的总额是多少,今年三四月份已经突破了万亿,今年底可能会轻松占比整个从社会销售零售总额和网络零售总额都是不可忽视的重量级的存在,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财务现实和商业事实。
   

    主持人:

    小程序作为连接线上线下,打通场景的连接器,GMV,因为小程序促成的交易已经突破了万亿,这也是为什么史文禄可以提出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来了一个底气来源。也有质疑声,真的这个时代来了吗,我这里有一个追问的问题。小程序在2019年来回顾,一方面是早期的开发者出现了离场,资本也没有曾经那么青睐了,但与此同时,今天会场的热气蓬勃也寓意着巨头在入局和持续加码,为什么小程序的生态里面出现了如此迥然不同的冰火两重天。
   

    史文禄:

    我觉得是非常正常的,一个庞大的互联网生态自然需要一个相对时间的建设期。从2009年移动APP形态出来到2013年商业化开始起来是4年时间,小程序真正的建设期是三年,在这三年除了看到主持人和吴老师提到的GMV的增加,更要提到是每天使用小程序的人数达到3.3亿,明年达到4.5亿,这个数据背后用户平均使用时长和个数在增加,至于在这个磅礴生态发展里面有人退场和进场,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

    小程序阿拉丁致力于做生态小数据的统计,现在是一个大数据。2019年1月9恩日,微信的产品经理当他开启小程序时代的时候,我认为心中一定有星辰大海。阿拉丁作为小程序行业的观察者,从小数据到大数据,您看到了什么,难以发现的创业的真相。
   

    史文禄:

    通过数据本身看到根本,当我们看到有创业者离场的时候,更要看到有大批中国小程序创业者进场,更重要的是中国顶级的互联网创业者,中国极为优秀的大公司他们都在进场。我们本身做大数据,我们更要透过数据背后洞察行业的变迁,更要走近小程序创业者,与他们沟通与交流,因为他们身处一线,他给我们的感知远胜于数据在本身行业的穿透力。除了我们可以肯定的电商以及O2O包括游戏三个品类的巨大发展,我们透过这些就可以看到,在明年小程序的工具、内容、短视频、直播、垂直社交、企业协同办公包括深度的多场景的O2O都会诞生出来。
   

    吴声:

    刚才主持人提到星辰大海这个词,史文禄的补充比较准确。我们看到传统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不论是电商、游戏还是广告,乃至于更多理解消费互联网场景,小程序已然成为消费升级的红利,又是接口设施,又是场景互联网的核心…。整个大的变化不是有人进场和有人退场的问题,是一个基础设施如何进水流升…更多的人使用的一个过程当中去理解不可或缺,理解它作为一种社会资源本身的解决方案,已经成为今天每个人一种基础。我们看到数字化原住民进场,是因为我们绝大部分是移民,我们还是PC时代的流量思维,我们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入口思维,还认为是O2O还是OMO,但是其实只有场景才能唤醒消费的诉求,也只有场景的解决方案才能激活消费者最后的转化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是不是零售,是不是电商,是不是广告,是不是游戏,取决于小游戏的能力,跟大的互联网平台的结合能力地跟新创意结合能力,跟内容分发,跟视频短视频更加形成一种订阅模式的关系,所以小程序真正意义上,从基础设施到操作系统,从算法到底层能力,再重新构建我们的思维范式,不理解这个范式的转移就没有办法判断史文禄讲的九大预测,就没有办法定义小程序互联网时代,而不是刚才说的互联网小程序时代。
   

    史文禄:

    吴老师表达非常准确,我们定义小程序互联网时代,并不是需要简单用一个字定义这个时代,并不是告诉大家小程序很重要,相反我们希望让大家知道,在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每个新的时代一定是新的组织体系,新的思想体系,新的洞察和运营,不能用过去的思维套小程序,不能用过去的APP思路从产品、运营、推广、管理的角度看待小程序,每次都是不一样。
   

    吴声:

    今天讲了很多关于小程序商业的变革,创业的机会。其实我们理解,小程序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和思维范式,对于组织文化,作为我们的组织能力,对于我们整个的BT的体系乃至于生态的合作伙伴,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刚才李黎老师主持问到了汽车之家的同学,百度智能小程序,它的搜索和场景天生具备高度和百度智能小程序场景,是更加系统性的融合,用户的使用场景,用户应用方式和我们看到的生活方式和平台流量的关系,能够作为一种解决方案被我们定义,自然就可以理解小程序不是哪个人的,不是哪个公司的,是全社会应有的商业本身的表达。
   

    主持人:

    如果我们做一个假设,假设小程序会重构接下来进行的互联网时代,假设小程序是这个时代里面的底层架构,当一个跟小程序有关的创始人创业者走到我们的面前,他和以前的创业者有什么不同?他的需求有什么不同。作为一个行业生态的建设和观察者,我们给予他的辅佐有什么不同?
   

    吴声:

    指望着理解一个技术红利创造一个独角兽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我曾经和梅花创投合伙人有一次在飞机上沟通,谈到他投的一个项目里面,是小程序的交易额,他讲的一句话让我特别印象深刻,他说其实我不在意是不是小程序交易的占比,但是它很重要,是有用户在那里,这一点很关键。刚才史文禄反复强调的,小程序PLUS,今天理解工具的能力和理解刚才艾诚老师提的底层架构的能力,是在于开放性拥抱用户的注意力,用户去中心化的兴奋点,怎样通过这样一个非常高效敏捷的的连接工具,去完成一个你自己的架构,有没有解决具体的小问题,有没有解决具体的小麻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程序简直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洞察和注解。史文禄可以这样大胆提出小程序互联网,是因为他看到更大的事情是由这些小问题,小麻烦,小痛点,小场景,小数据,小应用构成的人生的小确幸,才是你的小机会。
   

    主持人:

    小程序创业过程中,一个创始人走到我的面前,他有什么变,有什么不变,他的需要,您作为阿拉丁生态的观察者会如何给予辅佐?
   

    史文禄:

    我回答主持人上面提到的问题,不管是小程序还是PC,还是移动互联网,所有不变都是用户的诉求和本质,我们的技术是不同的时代以不同的方式,以不同的产品形态服务用户。我们过去看到的电商,不管是阿里、淘宝、天猫的电商或者京东的电商,我们都认为中国的电商出去了,为什么拼多多又出来了。虽然说它客单价低,但是它上面又没有购物车,我们为什么理解基于微信去中心化电商诞生出一个这么大的平台,一样会产生抖音。从历史找寻答案的时候,当我们来到小程序互联网时代的门口,用户诉求是不变的,但是技术带来的是什么,是驱动用户本身获取信息和服务的路径转移和它的升级。我们首先吻合这种趋势,在这种趋势去做基于小程序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思维和迭代,至于阿拉丁和我面对小程序的创业者,如何跟他做交流,对我本人来说,都是学习,入中国TOP一百的小程序,我始终觉得自己是拜访,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到很多。第二,我把学习对行业的判断反馈给我们公司自身的商业模式里面给开发者和时代提供更好的大数据,提供更好的推送产品,提供更好广告创意,咨询策略这样的事情。
   

    吴声:

    其实史文禄不仅仅定义小程序是创业基础设施,史文禄本身参与去洞察和判断一个关键点,基于今天小程序创业者和互联网创业者最重要的启发是在于真的需要重新理解一个商业机会的形成,是在于你有没有解决问题和创造价值,这个过程是有赖于我们发现真实的新的场景,有有赖于我们能够看到很多新的互联网的创业者,尤其大家要关注的,阿拉丁每个月的TOP500和TOP100,你看到的这些其实对于我们的挑战是在于我突然知道,我不需要中心化某一个产品,突然知道不需要一个超级APP入口借助于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可以知道用小程序+直播可以重新定义这样一个离散用户的关系,可以定义我原来调取的时候,小程序让我可以呼之即出…,召之即来。史文禄对我们最重要的启发其启迪,让我们理解到,这个事情是这么大,本身就是你的全部,足以让你摒弃你拥有,你占有特定的中心化流量的思维,像苏宁的场景慧云,京东的惊喜,背后都有一致和类似于拼多多等小程序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的能力。
   

    主持人:

    我们感受到寒冷冬天的生机勃勃,目前小程序覆盖了200多个细分行业,服务超过1千亿人次,GMV超过万亿,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遇见未来,阿拉丁会在全球小程序生态当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遇见未来,史文禄和阿拉丁,您还觉得有什么要补充的,希望更好助力这个生态?
   

    史文禄:

    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所有来的人有很多从国外来的,也有很多从外地回来的,来到现在非常寒冷的北京感受小程序的温暖和它的热度,并不是简单坐在这,需要在新的时代和新的机会面前参与它,不应该在三年和五年之后,我们成为一个旁观者,我们不能对新物种总是请示,对现在充满偏见,对未来毫无感知,我自己永远都是为大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