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栖⼤会旨在搭建⼀个数据⼈共同分享创新变⾰、思维⽅法和优秀实践的专业平台。
    秉持“让数据用起来”的使命,本次⼤会,我们不讴歌⾼光大咖,不关注流量明星,更希望邀请那些在数字化转型泥泞之路上奋进拼搏的⼈们,共同来分享每⼀个转型故事背后的拓荒之路,为那些还在转型创新之路中迷茫探索的组织,带来更切实有价值的帮助——用新视野、新思路,推动数字化变革融⼊企业DNA之中!

1.jpg

    以下为“2019首届数栖大会”实践圆桌论坛环节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孙少忆:各位现场的嘉宾,各位朋友,非常激动,现场已经饱满,线上已经超过10万名的观众。台上的五位嘉宾其实是特别感动,刘容总从北京赶过来,曾戈总从广州赶过来,陈慧博士和刘雨坤从上海来,邵总从宁波来。我们从天南海北会到一起为了什么目标?刚刚风剑从学术界、政府界对数据中台或者数据的理念,已经传递得非常清晰,我们现在来一点相对比较激烈的。
    我们说中国最具特色的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经济发展,它是以一大批互联网相关的企业商业应用反过来倒逼基础设施、底层设施的变革和更新,数据中台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一样的。
    企业面临的数字化挑战,互联网技术思维的影响,数字化技术新市场以及资本市场的作用,都会具体落在我们的企业管理者头上。新旧管理功能的协调,知识经济的搜索与应用,商业模式的再定位以及商业生态系统构建和参与,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请到产业界、学术界、投资界,一起来看当数字化邂逅产学投的时候,能够碰撞什么样的花火。
    第一个问题,我们简单看一下各个企业或组织自己内部已经形成的数字化共识是什么?
    刘容:非常荣幸参加数栖大会,我非常感谢数澜公司。因为时尚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生活方式的媒体集团,比如我们有时尚,我们有时尚先生、时尚芭沙等等。讲起来我们离数据化非常远,在去年我们接触数澜之后,因为我一直做了20多年的人力资源,老板信任我,让我做数据,我从真正100%的小白,通过这一年时间跟数澜的沟通,我发现对数据有了一点点的体感,虽然说体感离真正做数据的各位业界大咖们比简直微不足道,但这一年时尚集团和我本身包括我的团队都成长都非常快。首先得先有数据,然后是用数据。通过一年,我们基本上已经把我们的内容产品、用户和资源平台搭建了雏形,所以这已经成为集团上下共识,就是面对互联网、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挑战,必须得先有数据。
    孙少忆:所以我们的共识是从业务、顶层的勾划开始。
    曾戈:视源股份主要面向B端客户企业,所以我们在构建数据平台的时候,围绕企业内部来说,更多还是服务经营管理和日常的管理工作。我们的目标很低,就是让想要拿到数据的人可以及时拿到正确的数据和报表。
    邵林君:宁波银行信息化工作还是做的比较早的,我们从2005年开始构建第一代数据仓库,到今年为止从原来的传统ODS仓库到分布式仓库到企业级仓库再到大数据平台再到今年的数据中台,应该是第四代了。我们银行对于数据中台这块的定义非常明确,它就是我们未来银行实现管理信息化、经营数字化的核心平台,也是我们未来做营销和风控的核心枢纽,是我们的决策中心。
    孙少忆:非常感谢!在陈强教授发表观点之前我要简单介绍一下,陈强教授是产学研方面的专业人才,他是固体地球物理专业博士、地理信息系统博士后,在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从事油气勘探20年,主要从事固体物理处理、数值分析和科研攻关,在多信息数字信号处理综合应用方面进行系统研究,在2002年先后在华东师范大学等从事计算机应用开发等教学,主要研究方向是模式识别、智能结算、计算机特征提取与数字模拟等。所以从陈教授的观点来讲,我觉得应该值得我们更期待。
    陈强:孙总客气了。今天讲的数据中台,这个概念从孙总给我介绍开始,我就查了一些资料。因为我是一个标准的码农出身,刚才孙总介绍我是从事地球物理勘探,我为祖国献石油,中国各个油田我都去过。我1986年开始做油气勘探数字化工作,所以早期中石油是有钱的,1986年就可以以五万买MPC。所以我是码农出身,我对信息化、数字化工作做的比较早。我在没有到大学教书之前,主要在企业计算中心,很早就做数据库。一个油田会打很多井,每个井会出很多数据,这些数据除了常规的专业化分析以外,为了保存数据,为了以后了老井复查,你会把数据从仓库翻出来重新评价和认识,就像医院看病一样,把你各种病历资料看一下进行专家会诊。建了很多年的数据库,后来发现石油勘探与我们这个紧密相关的至少涉及6家,大家都不肯拿数据出来。虽然都建了数据库,但数据中台梳理的痛点和难点就是孤岛,这是我深有体会的。很多年前,我们管生产的副局长牵头,刚才Forrester的穆飞首席分析师讲有四块(战略、技术、人才和组织),我们副局长挂帅做数据库,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今天数澜科技组织平台和专家,介绍了数据管理和数据资产化的流程和机制,我觉得深有感触,觉得他们梳理的这条线非常好。但执行起来确实很有困难。甘总讲这是元年,实际上大家很早有想法,就是想做这个,但怎么样做起来确实有困难。
    我后来到了高校,大学有很多系统,学生系统、财务系统、教学系统等都是独立的,因为都是不同的公司开发的,这中间的数据要用起来确实也有很多问题。现在讲以用户为中心,我们就是以学生为中心,但怎么样为学生服务?这些数据都是独立的,有各个部门,谁是责任人?各个部门的处长,你找他要数据,说这个要找谁开会讨论。前面几位专家梳理了战略、组织、技术、人才,我现在认为技术上没有问题,特别是刚才江敏总工介绍了基础平台可以免费开放应用,我觉得数澜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我首先叫我的研究生学习起来。
    孙少忆:我们第一个问题是掌握一下这块的共识,我觉得您讲的是从石油体系一直到现在的教学岗位,其实对数字都有深刻的认识,也就意味着数字化的共识是跟国家的大政方针一同走的,非常感谢!接下来有请天使投资人刘雨坤来发表他的观点,因为数澜从小到现在的三周年,完全是在您的投资关照下才让我们有这样的机会长大。
    刘雨坤:谢谢主持人。我之前是在IDG资本领头了数澜天使轮投资,在后续每一轮融资过程当中我们都持续跟投。我最近刚刚离开IDG,所以现在只能是天使投资人,下一步有动向,不方便透露。我2015年第一次接触中台的概念,也是国内最早投中台相关企业的投资人。我2016年6月份投资数澜科技,以及大家知道的其他几家中台公司也是我投的几个天使轮的投资。我们当时看待数据中台这件事情,今天风剑总结得很清楚,就是数据时代的ERP。但是在那个时间点提出这个概念,大家市场上的认知比较模糊,在那个时点,可能中台和传统的数仓的概念是都没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但是在我们看来,其实今天中台的架构不是由企业主动提出来的,中台的架构是由市场倒逼出来的,是企业今天面临的市场环境发生巨大区别,无论是前端业务支付化还是传统系统线下往线上的转移,导致我们需要更新的工具了解我们的客户、市场。而互联网企业从第一天开始建立自己的IT团队,用互联网化的方式进行业务,反观传统企业,可能今天不管是IT人才还是互联网技术相关的人才,这一块都是稀缺的。
    但是,始终认为不管是互联网企业还是线下企业在长期竞争的工具一定是像的,这个时候谁给传统企业提供像互联网企业这样的能力,来应对现在这样的市场?我们从2015年坚决认定是中台。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今天的2019年,市场或多或少证明了中台可能是对于传统和线下企业更好的方式,像互联网企业一样做自己的业务、了解自己的客户,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待中台在市场和企业当中的认知。
   
    孙少忆:谢谢。其实在产业、学术、投资包括政府上,虽然各自内部有可能有数字化的共识,但真正把大家的共识聚集在一起还是蛮难的。简单来说,产业界看落地,企业讲实实在在的收益,企业界要看收益的前置,有时间点和规模的要求,对于学术界更关注技术到底有没有突破理论的天花板,政府和国家希望数字经济成为国家的竞争力。所以在数字共识各自能达成的基础上,我们更加要关注的是各自的企业或者组织是否已经在计划或者着手数据平台、数据中台的建设,遇到的困难在哪里?
    刘容:我觉得最大的困难并不在于管理层的意识,我觉得应该是对路径的依赖。有数澜给我们做技术的支撑,我觉得在系统方面也不担心。我觉得最担心的是在不同行业已经有自己的生产习惯,包括生产习惯带来的收益产生了路径依赖,这是每个不同企业同样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改变,比如说时尚集团是做媒体的,怎么能够对数据有天然的认知,这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鸿沟。但是它对数据没有认知、没有体感之后,怎么能应用?所以我认为这是最难的地方。
    孙少忆:所以我们在数据中台强调平台+方法论,我们希望用方法论把我们各自的建设能力,包括涉及到组织变革的能力一同来提升。
    曾戈:在此之前,我们自己的技术团队也在构建类似数据平台的东西,但投入了成本、人力,效果不好,业务部门的反馈也不好。自从我们和数澜合作以后,让我们自己的团队可以聚焦来做一些数据治理、数据分析以及数据挖掘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效率也提高了。通过数据治理和数据分析,我们现在是很容易发现业务流程或业务中出现的一些问题。目前出现最大的困难就是我知道有这些问题的存在,我需要去改善这些问题其实是很困难的,特别是要发起一些流程变革性的项目尤为困难,而且面临的周期会很长。
    孙少忆:所以我更多理解为您缺的是对方法论、对认知的有体系的配套,希望未来数澜大学能把这块完整承接下来。
    邵林君:刚才看了几个嘉宾的演讲,我觉得非常感慨,尤其是江敏提到了基本版本的数澜数据中台是免费使用的。对企业来讲,一个最大的基础平台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这在前几年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原来银行在建设数据仓库的过程中成本是多少?大概每个TB会到20-30万的成本,就是我建一个50TB的仓库,成本就上千万。但现在在技术的进步下,以及数澜大公无私下,我觉得平台的问题得到了很大的解决。
    平台问题解决了,我认为数据中台面临的问题,接下来可能就是两个:
    1.关于数据资产化。银行这样的情况,业务数据化做的比较到位,但一直存在数据怎么利用的问题。原先一些时间比较的数据都没有地方放了,因为放的成本很高,我们都把它固化到磁带交给仓库保管员,需要用的时候就从磁带里恢复。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受到监管任务,恢复7年前的数据,我们用两个人导一个多月的磁带来恢复,其实这块在现在的数据中台整个时代下是非常落后的。希望通过业内的共同努力,包括数澜数据中台的实施方法论,让整个平台建设中,可以把整个企业已经沉淀的信息数据转化成为数据资产,便于我们使用,我觉得这是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2.关于数据资产如何服务化。其实这块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我认为更多是业务问题。即我如何在现在新的技术条件支撑下,我建设了数据中台,我如何跟业务结合,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可以为企业直接创造更多的业务价值,这是我比较关注的。
    孙少忆:邵总的第一个困难其实跟其他两个企业不一样,他是数据太多,多到不知道怎么用,一用就涉及到巨额的成本,现在用平台的方式可以解决。第二个问题也是发展中的问题,确实对新的认知和方法论以及管理体系的提升,一定会帮助到我们。现在有请陈教授。
    陈强:刚才一个嘉宾做报告一个系统80%发展数据方面,这是第一个观点,我印象很深,我很有感触。第二,因为一个系统没有达到早期的预期,使得一个系统建完了,经常被锁起来或者进入停止状态,就是没有达到服务化。数澜科技提供了一个数栖平台,解决数据的问题,刚才说可以解决十几种数据源,另外有一部分算法库。我相信数据总归是一维、二维、三维数据,好解决,有数据平台。另外是业务数据化涉及到专业人员,各个单位或者各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专家,以数澜的数据平台做支撑,应该说会发展得非常快,所以我非常看好数据中台和数澜的这一套方法论。
    另外一块,前面讲到人才的问题,怎么样提升数据的服务能力。全国2019年审批了几十家人工智能学院或者是大数据专业,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在2017年是上海首批四家数据科学与大数据专业,实际上它还是基于传统的软件工程专业一类。培养目标,因为只是让他了解这些技术,但是我觉得可以与数澜大学合作,可以把数据和服务方法论引进来,所以上次也跟数澜大学进行了交流。我觉得这个会,对大学教育专业建设也是比较好的方向,这样就不会像前面的专家讲的战略问题要解决、组织问题要解决,技术没有问题,人才的话,我相信像我们城市的应用型大学,加上数澜在进一步推动数据服务化、让数据用起来的理念在全社会进一步推动,人才的问题是在座几位老总不用太操心。因为比我们水平高的大学还有很多,因为我们大学排名220几名,所以前面还有很多。
    孙少忆:最后有请刘总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你反过来觉得我们在数据中台这块可能遇到的最大困难会是什么?
    刘雨坤:数据中台可能遇到的最大困难不是这个行业遇到的困难。大家都是跟数据相关的从业者,我们应该知道2014年到现在短短五年的时间,大家对数据的认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今天对数据的认知是对还是错,还是要打问号。2014年大数据只强调“大”字,而今天的数据只强调数值,2014年所有人讲大数据做不起来的原因是没有数据,而今天业务观点是说数据的大没有重要,数据的场景化各数据的应用才比较重要。这两个观点到底是对还是错?都要打一个问号。因为数据现在无非是三个问题:1.数据的维度不够,分为企业内部的数据和企业外部的数据。我们今天圆桌嘉宾很有代表性,时尚集团理论上是数据化很好的行业,互联网第一天是从咱们这个行业起步的,但今天时尚集团依然能做得这么好,且时尚集团本身的业务数据化不一定那么丰富,但不影响我们在行业内的地位。所以在这个行业,它的数据是以行业特性决定的。以宁波银行为例,金融业本身是不断和数字打交道的行业,在没有互联网出来之前,银行的IT系统还是业务数据化都已经做得非常好。今天银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有了这么多数据,到底怎么用。所以今天在小数据场景下,数据中台依然能发挥价值。在大数据的场景下,数据中台依然能发挥价值,这件事情和数据的丰富度不一定那么相关。所以我们今天说在数据的维度上,今天遇到最大的问题不是数据的大或少,也不是数据的丰富或者贫瘠,而是数据在不同场景下是否准备好了。这是我们看到的数据中台面对的最大机会,也是这个行业面对的最大问题。
    而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我们唯一能干的事情是把我们自身的数据准备好,以及等待这个行业和对我们这个数据应用成熟度和丰富度的起来,这就涉及到第二个问题,不管是从组织、应用还是最佳实践,今天处理阿里巴巴和今日头条,有几家企业能说我的大数据在这个场景的应用已经做到炉火纯青,核心的是数据应用场景丰富度及闭环是否准备好了,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做到的。
    所以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我们企业能做的事情是让我们自身的数据准备好,这是今天数据中台的机会以及能发挥的价值。剩下的事情,就像当年上ERP一样,我们尽可能从企业的内部,不管是组织还是应用上去拥抱这个时代,剩下的事情只需要做到我们在这个时代里面永远当这个时代在应用上的排头兵。
   
    孙少忆:刘雨坤总给数栖大会的理念做了很好的诠释,我们的理念就是让数据用起来,我们不关心过去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思路用,但大家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把数据用起来。从我们构建数据中台的方法论,业务数据化、数据资产化、资产服务化、服务业务化的闭环机制,能够让大家从历史上的认知延续到有机的体系,来融入到我们的业务中。
    其实从我们国家来讲,在两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都有提到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以新发展创造新辉煌。落实到我们在座各位嘉宾,其实我最后特别想展望一下:我们在今天接受了这样一个理念,也知道了我们这个闭环有走得更好的机制,我们自己在培养自己的新动能数字化转型上有什么样的宏伟计划?我们可以用简短一句话来做解答。
    刘容:宏伟的计划,用特别短的话,对于我现在短期内凝聚这句话难度挺大的。我想说三句话:第一句话,我对风剑说的,企业永远对未来抱有恐惧和不安全感,我觉得这是所有企业在面临现在数据化时代的一个心理准备;第二句话,我同意刘雨坤说的话,他说的话直击我的意识,我觉得时刻准备着;第三句话,还是要有拥抱变化的这颗心。之前看过查理.芒格在南加州大学的发言,他以80多岁高龄分享了他的观点,当然他现在90多岁了,我觉得他的观点是我印象非常深刻,就是永远保持学习不竭的动力,跟年龄物管,第二时刻准备吸收跨学科领域知识的愿望和实践。
    曾戈:我们永远保持一颗学习的心态来看待数据平台和数据中台,我们去拥抱它的。另外我举个小例子,数澜之前分享关于HR领域的数据标签的案例,怎么通过数据标签把企业内部的专家或者高层人员通过自动化的方式识别出来?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例。比如我是一个软件专家,但别人不一定知道我对摇滚乐很懂,怎么通过数据标签的方式能够识别出你可能在HR系统中识别不到的数据,这是我们通过和数澜的学习,我们也了解到的一些新的方向。
    邵林君:展望还是比较大的,我觉得从我们现在三五年的目标,还是希望数据中台能够给我们银行业务带来新的增长动力,能够让我们为客户提供更加个性化、更加好的金融服务。
    陈强:今天大会的机会很好,那就是以数据中台助力,让数据用起来、动起来,使得软件人员或者说行业人员要从农民变成科学家,让数据真正升值,不要把大量的时间花在数据准备上。
    刘雨坤:我特别简单,因为我是投资人。数据中台能产生很大的价值,我们通过投资数据中台能赚很多钱。但其实创造更多的价值是利用数据中台,把数据用好的各个企业们。所以我的展望特别简单,我特别希望能帮助把数据用得更好的企业做得更好,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希望能陪伴类似这样的企业一直走下去。
    孙少忆:非常感谢五位嘉宾的精彩论述!数字化的共识应该是以发展的眼光看到了数据应该有的价值,接下来数栖平台和数澜的方法论为代表的数据中台能够加速实现价值。要让公司企业组织的每一个人,从普通员工到管理者都能够参与到日常的活动中,那就构建起了全新的数据舞台。
    所以我们今天圆桌论坛的主题特别好,叫“汇聚数字化共识,重构数据舞台”,数据中台为你而来,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