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栖⼤会旨在搭建⼀个数据⼈共同分享创新变⾰、思维⽅法和优秀实践的专业平台。
    秉持“让数据用起来”的使命,本次⼤会,我们不讴歌⾼光大咖,不关注流量明星,更希望邀请那些在数字化转型泥泞之路上奋进拼搏的⼈们,共同来分享每⼀个转型故事背后的拓荒之路,为那些还在转型创新之路中迷茫探索的组织,带来更切实有价值的帮助——用新视野、新思路,推动数字化变革融⼊企业DNA之中!

2.jpg

   以下为“2019首届数栖大会”生态圆桌论坛环节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曹开彬:谢谢美丽的主持人!接下来的环节非常荣幸由我为大家主持。
    今天大会主办方交给我们的任务是探讨一下数据中台生态的情况,因为刚才很多嘉宾也提到中台的建设不是单打独斗,需要一整套的体系,需要一整套的方法论,需要大家合伙共同促进中台的发展。
    所以我相信我们今天上午会议的最后一个环节,我们大概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跟几位嘉宾共同激烈地探讨一下,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观点上的碰撞和分享。
    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先请五位嘉宾每一位用一分钟快速简短介绍自己。
    阁刚:尊敬的各位来宾,我叫阁刚,来自华为中国区企业业务负责市场和市场解决方案的阁刚。
    明振东: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是来自杭州数字经济联合会的明振东,首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数字经济联合会。数字经济联合会正式成立于2018年8月8日,是非常全国第一家数字经济的合法组织,我们搭建的是一个跨行业、跨学术、跨区域、跨组织的跨界综合服务一站式平台,包括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VR数字技术等很多传统行业,我们自己内部是一个生态。
    曾辉煌:我叫曾辉煌,来自德勤中国合伙人,非常感谢数澜科技的邀请。德勤在数字领域积累数十年的经验,我们也愿意和数澜以及合作伙伴一起拓展数据中台的辉煌。
    徐晋:大家下午好,我是Cloudera中国区负责人徐晋,今天也非常高兴数澜,感谢数澜能够邀请我们参加会议。Cloudera是一家大数据平台软件厂商,刚才魏凯所长也讲了我们的产品市场情况,今天也非常有幸参加会议,谢谢。
    吴会才: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来自今天的会议主办方数澜科技的合伙人,负责市场和合作伙伴体系相关的工作。其实今天也很荣幸能跟在座各位大咖共同探讨数据中台生态联盟该如何运作,如何更好服务各行各业的企业。谢谢!
   
    曹开彬:谢谢几位,今天到会几位嘉宾非常有特点,是生态当中各个角色的代表,有产品提供商、服务提供商、咨询公司、行业协会、媒体,有国内厂商,也有国外的厂商,所以非常齐全。我今天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否我们这几位就代表了数据中台的生态?数据中台的生态当中应该包含什么样的角色?其实我想请几位发表一下意见,我们先从穿黑衣的一看就是主办方的吴总开始,您思考的多一点。
    吴会才:谢谢。其实数字化中台或者说我们今天讲的主题叫数据中台,对于生态体系来讲,我们还是有很多的感受。我们成立三周年以来,在整个市场上为各行各业企业客户提供服务的过程中,我们也发觉做数据中台的确不是一家企业能够单打独斗完成的,其实它是需要合作联盟的方式才可能完成。就像一棵大树,既要有发达的根系,也要粗壮的树干,还要有繁茂的叶子。用大树作比喻,其实我们整个生态需要各种各样的产品体系以及服务能力的各种各样的公司。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讲,数澜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定位:做数据应用的基础设施供应商。这样一个定位如果在大树当中类比,我们就是大树的支杆。所以我们在数据中台生态里面既需要有很多底层基础设施的供应商,类似华为、新华山、阿里等一类基础设施供应商,从上层面向行业应用的角度来讲,我们需要有很多行业性的应用开发伙伴,包括各种应用的工具能力的公司等。所以我在想我们在座的嘉宾应该是代表了一大部分的生态联盟能力,谢谢!
    徐晋:其实我们是做大数据的平台软件厂商,我们和吴总、数澜合作过不少项目,在合作过程当中,其实我们的定义也很有趣,几经变化。以前说大数据平台、数据湖,现在把我们称作底座。底座的形容也非常贴切,因为吴总做数据中台,承上启下,下就类似于我们这样的平台厂商的底座厂商承担。我觉得这几年,在整个业界做数据中台,就像刚才吴总提到的,可能这个生态环境是非常复杂的,包含了各方面的工具厂商,包括软件,包括硬件,包括服务的提供商。我觉得没有一家独大的情况出现。往后走,我还是会感觉整个生态环境会越来越丰富,也会越来越成熟,对我们的企业客户来讲,他们的选择也会越来越容易。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曹开彬:徐总刚才提到了很多的公司或者很多的伙伴,对您的定位有不同的描述,您比较喜欢哪个?
    徐晋:其实我觉得都行,包括“底座”,我也挺喜欢的。因为我们真的是底座。刚才魏凯教授提到我们两大平台CDH、HDP市场占有率70%,但我们都是在底座。
    曹开彬:所以对底座而言,你们自己也在搭建自己的生态。从你们现在的情况来看,你们合作比较多的角色是什么?
    徐晋:我们自己的角色,包括对银行、对各个行业来讲,他们还是认为我们是一个大数据技术平台的提供商。我们合作比较多的通常是上层,就是把数据用起来,能够让用户在数据里面获得价值的一类厂商,包括数澜,包括辉煌总,他们会帮我们的客户把数据真正用起来。
    曹开彬: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大家都在做生态,在不同生态当中有各自的交融。我们听听曾总如何创造生态的辉煌。
    曾辉煌:因为近十年一直都在做数据项目,刚才信通院也讲到我们以前的数据是强调锦上添花,怎么成为必不可少?目前来讲,我觉得还在向必不可少的过程发展。我们走过很多弯路,在企业实践中我们也发现做起来非常困难,因为锦上添花,不像我们的ERP,很难在整个流程中固化。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德勤的角色是什么?在整个数据中台,我们称之为“存管用”,德勤不存储数据,但实际上我们的定位是在管和用,为我们的客户提供相应的业务解决方案。刚才数澜的领导也讲到数澜定位为支杆,而德勤定位是什么?我也在想支杆往上应该可以长果实,德勤应该起到的作用是我们帮助企业寻找到业务的价值点,通过业务引领、价值引领,为客户创造价值,我觉得这是德勤的核心所在,也是德勤的能力所在。
    曹开彬:辉煌总认为现在整个数据中台,如果我们站在产业链的角度看,还需要什么样的角色?
    曾辉煌:实际上过往很多情况下,我们是跟国际大的产品商合作比较多。目前来看,我们认为德勤经过这几年的实践,包括全球在中国也发现数据应用,中国是走在世界的前列,这也是为我们所比较自豪的。所以目前我们也在寻找更多的中国独角兽企业,当然也包括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也包括数澜这样的独角兽企业。所以这个生态是在发展,我们可能会像一个拼图一样,我们不断地在拼,把拼图拼满。但目前来看,实际上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我觉得这是需要共同前行,不是一个零和的游戏。
    曹开彬:秘书长是搞生态的,本身就是一个小生态,如果我们集合到数据中台,实际上是数字经济当中的小范围。看看这个生态,需要什么样的角色参与?
    明振东:首先说一下我们对数据中台的感觉。因为我们不是专门做这样的数据中台的公司,也不是这样的研究机构,我们做的是比较广泛的大的平台。对数据中台来说,未来数据中台肯定是每个企业必须具备的一种能力,所以我们说数据中台是一个普惠型的,它是一个需要每个人参与的,这个生态不单单是企业,不单单是政府,我们主要指了十个方向:政产学研用、才金介美云,这是我们联合会平台努力大摩的方向。
    曹开彬:解释一下“政产学研用、才金介美云”的“才金介美云”。
    明振东:才是人才,金是金融,介主要是中介,美有两种解释,其一种是美丽乡村,我们在打造乡村振兴,这块做的比较深。云是现在都万物互联了,都要上网了,有大数据、物联网技术各种方式,和最后的中台的结合,就是传统的准星升级和它的结合。
    曹开彬:如果从数据中台的角度,华为有什么样的关键角色?
    阁刚:感谢曹总,也感谢数澜科技邀请我们参加数栖大会。很多人认为华为公司相当于是一个庞然大物,但华为想要做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大规模做。我们做企业的理念就是平台+生态的方式做,综合前面几位大咖的发言,我提供我自己的答案。在这里面,我认为生态可能刚开始是一棵大树,但我们要培养成像亚马逊一样的森林,这里面必然有很多不同的角色:第一,华为公司把自己认为打造成数字平台,我们想做平台的平台,做数字世界的底座。在生态当中,我们希望华为公司能是生态中的类似的土壤角色。我们的生态目的还是为了帮助各个企业和客户完成数字化转型,也就是把他的数据资产化、资产服务化,让我们的客户和企业能够做到这一点。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提供平台,数澜科技等公司提供数据中台。我认为在这一块,把一棵树变成森林过程中还需要几个角色,第一我们还有不断的创新者,创新者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打造这样的平台和中台,但整个技术还是不断在变,我们之前有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这些新的技术一定要有创新者,跟我们在一起,结合业务和客户更多的场景,做出更多的创新应用和创新工具。我们打造这样的环境之后,必然还有运营的过程,我们可能还有一些合作伙伴,他有非常好的运营团队和运营平台,能把我们整个生态和客户运营起来。另外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企业,比如说制造业正在从IT系统向OT生产制造系统做数字化转型。针对这一块,我们还有一些工具的启用,我们希望一些合作伙伴给他提供数字化转型的工具,让客户轻松上手,完成他的数字化转型,这大概是我们的答案。
   
    曹开彬:其实阁总提到一个创新者、一个应用者、一个运营者和一个工具的提供者。运营者我觉得挺有意思,不仅要有产品,还要帮他们用起来,帮他们真正使用起来创造价值。
    刚才几位嘉宾都描述了一下他们心目当中未来数据中台的生态应该有一些什么样的大致角色,其实我想讨论的第二个话题就是请几位嘉宾看一看,就是从我们推动整个中台建设的产业或者是应用角度来讲,整个生态当中哪一个环节比较薄弱,是产品提供商产品技术不太成熟,比较薄弱?还是我们的服务伙伴,我们现在的服务伙伴不是很成熟?还是说阁总运营的人不是那么成熟?亦或是别的什么样的环境?所以我想听各位的看法,如果大家共识,我们产业界往往这里攻关,把薄弱环节补齐,快速推动发展。
    阁刚:上一个环节中,我记得数澜投资人刘总说了一句话,他说这不是技术的问题或者数据中台的问题,而是整个大环境入手来讲的。从生态面临的环境来看,我认为可能有如下几个:第一,我们本身面向的客户。我们做数字化转型,提“大数据”已经好几年了,其实我们有很多企业已经在它的办公系统等传统IT系统完成数字化转型或者正在做,而更深水区的一块,我和把它叫做数字化转型到了2.0的时候,比如占中国大头的制造业有大量的OT,是它的生产制造这一块。我接触的客户,他们在这一块可能有更多的创新,相对于他们的IT系统而言百分之八九十的数据在这儿,更有价值,但现在还没有资产化,还沉淀着。这一块是难的一点,因为针对他们,做这一块的数据,必然要了解他们的生产制造和生产工艺,所以很难到合作伙伴。
    曹开彬:所以您认为在生产制造的制造工艺、制造流程等方面的服务上比较薄弱?
    阁刚:目前是比较薄弱的。第二,我们还有发现一个问题,现在在整个生态打造中门槛很高,有很多层出不穷的技术出来,老的技术还在不断迭代,这一块需要有人或者角色能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或者客户,降低使用技术的门槛,华为公司将来肯定会致力于做这一块。第三,站在我们面向客户很多的场景情况下,其实中台怎么建,有没有可能因为场景特别多会产生大量的定制、大量的碎片化,导致生态效率没有那么高?这也可能是我们比较关心的问题。
    曹开彬:他提到了三点:第一是生产数据方面的运营商、服务商现在比较少,第二是怎么样把中台产品的体验更加容易上手,第三是怎么样能提高效率,不完全是定制化的过程。所以我觉得提了非常深刻的三个问题。
    秘书长,您看一下当前生态当中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和短板?
    明振东:其实我刚才和阁总有类似的感觉,我这边刚刚开了全国“双创周”,13号到19号,双创就是创业创新,其实它的核心就是呼吁的数字经济不是某一个或者某个大公司的问题,包括华为、阿里、海康都有很深的合作,包括阿里的云栖大会、世界互联网大会等。在这些大会上,我们发现中小企业需求对这块比较大,因为有了平台没有人做,相当于有了房子没有人住,还是鬼屋。要把数据应用起来,就要把中小企业创业者的思想和创意真正利用起来,跟我们进行融合。我们现在联合会做的主要就是这个方向。
    第二块是数字人才培养。我看数澜也在办自己的数澜大学,我们跟杭州市人才办和杭州市人才局都有相关的合作,刚刚6月3日新出来的,我们现在要打造“数字工匠”,数字工匠就是把传统产业以前在做的一线工人,让他们更了解数据化怎么操作、怎么融入,以便更好结合。
    曹开彬:您提到人才的问题,这也是生态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认为也是当前整个生态比较薄弱的一个环节,希望明总以后多多培养数字中台方面的人才以及各种人才。
    明振东:我们现在有相关的布局,向全国招募高端教授和海外专家,数字经济大讲堂面向各个区县市,跟他们一起培养规上企业的大老总包括数字经济人才培养,数字经济发布会普惠型,每个关注了、了解了,他可以知道数字经济最新的东西。
    曹开彬:曾总面临什么样的问题?
    曾辉煌:从我们数据实践过程当中,“存”的问题,目前问题不是特别大,主要是在管和用。为什么存在管和用的问题,中国企业商对数据分析,大数据、人工智能,包括高层领导对此都有很高的期待,但往往心理落差很大。因为我们在做“用”的时候,发现数据质量、数据标准等都有诸如此类的问题。这种问题引申出来了,我们最近也跟华为内部做合作,比如华为提出的一些痛点也是业界的痛点,比如说数据如何自动入谱,以前数据要做开发和抽取,我能否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做自动入谱。往下是存了之后怎么管,管就涉及到数据标准、数据质量相关的问题,我怎么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能够让我的整个数据有统一的语言,能够得到数据质量的提升。最后才能讲到“用”,目前来讲在“管”这一端,在数据准备这一端,实际上存在很大的业务痛点,或者说高层在使用或者应用数据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整个数据治理、数据标准、数据质量的重要性。这一块,我觉得实际上也是未来数澜可以突破的一些点。
    曹开彬:就是如何把数据做好充分的准备,让它更好地管理、更好地应用。徐总很有经验了,您看看。
    徐晋:我同意曾总的一些观点。其实现在企业要把数据用起来,他们缺少的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缺少到底怎么用起来。这一块,不管是咨询公司也好,还是国外的我们看到的客户。我们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想这些做的最前沿的客户经验能够提前出来,以某种形式可以快速复制到市场。我们在美国一家最头部的车企的数据分析团队,作为一家车企有三千人,在内部使用数据的方式已经跟我们在淘宝网上买东西基本类似。比如说他的用户业务有一个数据资产,像商店一样在线,他可以选择哪些数据,他也可以说我需要什么工具,我要excel工具,我需要多少资源来分析这块数据、什么时候要,整套环境已经串起来自动化产生。所以对我们来讲,因为咱们在中国提的是数据中台,其实我觉得这就是数据中台要实现的最终目标,我可以让业务和数据get到。我作为厂商,我不承担这些东西,但这些经验希望和曾总和吴总这些企业,能把它变成业界给推广的企业带给中国用户,这是我们的希望。
    曹开彬:这个非常好,应该把最佳案例分享出来,通过中国软件网和所有的媒体推广出去。吴总总结一下?
    吴会才:感谢曹总,刚才四位嘉宾分享的很多观点也是我们数澜在这三年当中看到的很多共性的问题。从我们的视角,我分享三个我们认为的,可能当前在生态角度可以继续完善的地方:
    第一,生态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数据中台在当前这个阶段还处于定义混乱期,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阶段。这个问题给各行各业企业带来的问题是什么?很有可能我们很多的客户会在一种不是很正确的认知引导下,产生走弯路的成本。所以我觉得从我们的数澜视角或者从整个生态视角来看,我们很应该做的事情是在座各位,包括其他很优秀的在各自领域非常顶尖的公司,我们共同站在一个生态模式下,把大家认为的对于数据中台的正确认知、正确理解,能够总结提炼成各行各业企业客户更加容易接受和理解的模式。这样只有,我们才能够真正在刚开始的时候就为我们的企业提供比较好的基础服务。
    第二,现在数据中台还处于定义混乱期,更不要说各种标准,实际上目前完全是缺失的。这种情况下,我们在整个生态当中的各种能力的供应商需要做的更多的是开放。我觉得开放在当前阶段是最容易让大家形成合力,共同为我们的企业提供更好服务的能力。所以在开放这个点上,我认为是我们整个生态可以做的更多的事情。
    第三,跟阁总的分享有点类似,这也是我们一个非常大的经验。我们在做数据中台服务于各行各业企业客户过程当中,里面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们说数澜很懂数据,但我们要放到具体行业去落地的时候,比如说刚才阁总提到的各种类型的工业制造企业,怎么样让数据和真正的行业业务认知和理解协同起来,实践上挑战非常大。我们最近实施的军工企业做这个项目的过程当中遇到挑战,好在客户本身对于这样的挑战有比较好的认知,他们提供了非常好的行业业务专家,深入跟我们共同打磨这套方法在行业当中的落地过程。所以这也是我们生态在各行各业服务过程当中,可以做的更多的地方。
    曹开彬:谢谢吴总,每个人还是对未来展望一句话,从徐总开始,吴总总结。
    徐晋:不管数据中台还是整个数据产业,我们面对的整个市场前景就像刚才魏所长提的,它是非常抖的往上爬,所以前面的机会非常大,大家在一起要好好把握这些商业机会。
    曾辉煌:我们应该构建一个围绕着客户的联合生态,当然这个生态不仅有像数澜、华为、Cloudera,也应该有像德勤以价值为导向的完整生态,为客户创造价值,能够提供多元的方式。
    明振东:我觉得我们本身就是扶持中小企业实现梦想,助力上市公司走向世界,这是我们的目标。我们要不忘初心、不辱使命,不断创新,与时俱进,共同把数据中台不但做成小平台,更要做成大平台,让更多人融入到里面实现价值。
    阁刚:对我们来说,一句话总结可能是这样的:华为会打造一个更加安全、开放、可靠的强大数据中台,能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快速迭代、共同成长。
    吴会才:一句话就是:作为生态,我们每一家应该是拥抱变化、拥抱开放、拥抱合作,同时在当前这样一个定义混乱期的数据中台的数据时代,我们的生态应该可以拥抱,可以为我们的企业客户真正带去价值。谢谢!
    曹开彬:谢谢吴总,谢谢各位嘉宾!今天上午的时间虽然非常短暂,但这是我们数据中台领域第一次对数据中台的生态进行探讨。今天我们算是一个开端,我相信我们会后会有更多的嘉宾,会有更多的厂商,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当中,对生态平台有更大的推力。今天的对话到这儿,感谢各位嘉宾,也希望明年整个中台生态更加繁荣昌盛。谢谢大家!